為愛所困 小說 chapter 21-25

084568
英版原文出處:
http://blparadise.tumblr.com/post/93432765366/love-sick-the-series-novel
耶,我終於在農曆過年前把第一季翻完了哦耶耶耶
不知道大家看完第一季的翻譯後覺得如何呀,
想必再回去看戲一定有不同感受哦;
接下來要過年後才會更新:p
就加減看囉。
作者:事竟成
———————————
chapter21 helper 伸出援手之人
越晚,事情就越難以置信得忙碌著;
不知道有沒有不同的方法去表達我到底有多忙,
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我非常忙”。
喂,我想唯一只有這個忙字適合,
的確我是忙翻了。
從第一章到第二十章,
你們一定懷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音樂社社長,對吧?
嗯,奇實我也不相信我有這麼多時間去處理這些令人無語的瑣事呀;
足球賽正逐漸逼近,就只剩一個多禮拜了。
雖然我有音樂社社長的頭銜,
我也確實身為live樂團的一員要準備表演;
不過我還沒參加過軍樂隊呢,
雖然我略懂。
要是我預期我不能夠承擔如此繁重的工作,
我可能會開始發瘋,
讓我沒時間憂慮著。
我別無選擇只好四處奔波尋求高年級跟校友們的協助。
我們練習的時間十分極端,
早上七點就開始了,
晚點那些可憐的人們還必須趁著午休時間拎著午餐在社團教室裡吃;
傍晚練習持續到七點(有時候還到八九點呢)
我早上其實沒有太多事情要忙,
除了他們在旗桿前演奏國歌時確保流程的順暢。
下午也不用做些甚麼。
(意思是我可以玩一整天的疊疊樂。)
因為film是他負責下午的流程;
傍晚我必須要參與,
因為我是那個提升大家士氣的人(我猜啦)。
我們社團教室今天實在一團糟,
有很多樂器傳出來的聲音互相干擾著(這真的是歌嗎?)
也是有責罵低年級的聲音出來,
讓我無法專心著。
我不在乎有人說我們太過殘忍,
只是我們要把這件大事辦得完美;
我們可不能在三校共同參與的盛事上丟臉呢,
所以我們相信我們所有的社團成員能夠理解我們為何這樣做。
(現在不能理解,兩三年後也會知道的…)
ep11 05
“no哥,他們來了!
我們要怎麼辦呢?!”
馬的我還在對讀者解釋中呢!
你為什麼要大聲打斷我呢?
要是我說我不用轉過去看就知道他們是誰,
你會相信嗎?
那是per跟knot,
他們倆個可是學校大名鼎鼎的破牆器,
因為他們宏亮的大嗓門就像武器似的,
我看牆面都開始裂開了。
“你們倆個他媽的在這裡做什麼?”
我走過去看著他們兩個恐怖的表情,
然後我告訴其他團員繼續練習不要分心了。
我看著他們兩個不算可愛的傻孩子氣喘呼呼的站在入口處,
就好像剛才被警察追趕似的。
“no哥…是hai pui的人…(喘)”
我發現knot企圖說得可憐,
他試著抬起頭說道,
但他最後只是在樓梯上伸開四肢躺著大口喘氣。
現在換per了,
“pui哥(類似兄的台語發/Hia/) (喘)…”
這白痴也說得不清不楚-_-”
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為什麼?他追著你們倆個人嗎?
要是那樣我就把你們倆個拿去當給他當作20000鼓錢好了!”
我只是開開玩笑,
我並不覺得這可以讓他們馬上振作起來,
像uncle panya指著我問道。[一個綜藝節目梗?!]
“那個,hiu pui哥把新鼓送過來了,在在2003樓。”
該死的我絕對死定了,不是嗎?
我幾乎要跟per還有knot一樣暈了過去,
雖然我沒有像他們跑成那樣。
“我們該做些什麼呢,no哥?
該打給dew哥嗎?
社團預算有夠錢嗎?”
dew哥是三年級的,
他是Miss pataraporn的小老師,
不過…
“錢在這裡,不過他們還要制服錢跟所有修繕的費用,
你們練習過頭而鼓都壞光了;
此外我們還必須付你們的薪水,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呢!
然後還有水燈節、演唱會跟聖誕節,你知道的;
就算找ngoi來算帳,也只有踢他出氣的份。”
“基本上我們社團基於很多原因需要用錢,
我可能都要賣身了!”
“你可以打給pun哥,你們不是很好?”
“你可以不要一直提這檔事嗎?”
他一直在觸我的地雷(傷心往事)。
“呃?!為什麼?難道你們倆個吵架了?”
“並沒有!”
我對著per大吼,他有夠吵的。
我想起了pun跟我保證過會幫我處理錢的問題,
但是他也提到這可能要耗些時間去處理,
畢竟預算已經總結了,
可他還是掛保證會處理好的
(嘿嘿,真是個可靠的有可能先生)。
“現在我不是很想打擾他,他已經在幫我們了,per。
帶我去看piu哥吧,我會自己去跟他談,
我想他應該不會對我太苛刻。”
我邊跟per說邊大口吸了一口氣,接著拉著他一起跟我過去。
他似乎顯得困惑並囔囔著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不過我不想理他,我只是需要個人帶路而已。
我倆筆直得朝著2003樓,就在行政大樓附近。
毫無預警的我就已經看到hia pui跟他的人從遠處把鼓搬下來。
喔,要是我今天完蛋,能否在我的大體上插旗運回家呢。
“嗨,no,近況好嗎?”
pui哥從幾哩外對我大聲打招呼,我卻仍站在那邊滿臉蒼白,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看到我的臉了。
我緩緩邁步跨去他在的地方,然後盡可能擠出一個無力到不行的笑容。
“嗨,pui哥,最近好嗎?”
看起來這個問題蠢斃了,是吧?-_-”
“當然好極了,足球賽籌備得如何了?
你們最後想穿連身的那一套,就是你們一直說要得那一套對吧,哈哈哈!”
他很快的戳到問題的痛處T_T
話說他是六七年前畢業的,當他還在念書的時候,也是音樂社的喔!
“開玩笑,我是社長耶,才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站在這裡的好嗎,剛剛那樣想是有點難過啦。”
不過他卻對著我大笑。
所以你在別人的痛苦上獲得快樂的嗎?
很多不同部門的工作人員都會穿這一件;
舉例來說,啦啦隊、學生會、後勤組、場佈組、還有器材組們;
那就像是制服一樣,有點像是電子工程師或是消防員穿的那樣;
淡黃色點綴著卡奇色(馬得這種顏色到底叫什麼啦?)
我覺得這件看起來很酷,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穿上一次。
(我猜我未來某一天應該是想當消防員的吧。)
“是呀,我看到你去年可是非常沮喪呢;
你想加入後勤組,但是oak把你拉去樂團裡,要是你能夠看到你那時的表情呀,
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oak哥是前音樂社社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積極找我,
他死不讓我離開社團去做其他事,而且他總是拖著我去參加所有重要的場合;
他畢業後,把社長的職務傳給了我,可憐的no呀!
“確實呀!他完全毀了我的夢想;
你不知道穿上這件連身裝一直是我的夢想呀!”
“不過呀,看到社團跟樂團持續進步並變得跟其他學校一樣茁壯,
一直都是這個學校們學生的夢想呀,對社團跟樂團夥伴們也是。”
pui哥微笑說道,我也笑著回應。
這也是我會同意接下社長職務的主要原因。
“今年一定或辦得很盛大成功的!”
我是這麼跟pui哥說,然後他挑眉看著我,因為我正對個校友大放厥詞;
不過他最後還是提到了可怕的字眼。
“靠,no。別光是炫耀著,快把20000銖交出來。”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現在怎麼辦?!
“呃…嗯…”
“別告訴我你沒錢哦…”
要是我不說這個還能說什麼呢?!
“那個…我現在沒有現金。”
好像沒什麼不同?
“小兔崽子,brother還沒撥款給你們嗎?”
聽到他這樣問,我鬆了口氣,
他應該能夠理解我們這樣的情況吧…也許吧?
我搔著頭,
“大概就是那樣,哥。
學校對很多建築物做了些修繕,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騰出那麼多錢;
我們還必須召開特別預算會議,就單單為了這次聯賽呢!
更別提我們還要自掏腰包去支付人事費用呢。”
“馬的!學校已經很好了,幹嗎還要做這些改變呢?
你們應該去抗議的。”
“對呀,我們還在想要把學校跟修道院合併呢?你覺得呢?”
“好呀,算我一份!
混帳,別給我轉移話題,提到錢就不認兄弟情誼囉!”
呃…我差點就成功岔開話題了。
“哥,我一定會付的,學生會已經承諾我們得這筆預算了,只是需要等等…好嗎?”
我死命黏著他的手臂不放,就好像水蛭一樣;
我希望他會覺得我夠可愛足以讓他對我仁慈。
不過他就像覺得這樣很噁心的模樣打了我的頭。
“夠了喔no,要是你是修道院的妹子我還不會全身起雞皮疙瘩,
啪。”
他邊說邊活生生的抖給我看。
(我也雞皮疙瘩整個起來。)
“好,鼓你可以帶走;但是這週前要付錢可以嗎?
我可不想讓我爸對我發火,我怎麼總是讓你們這些小夥子賒帳呀。”
喔!我實在太開心了,開心到想跳上去親他兩三次了。
“就這麼說定了。”
***
我說得信誓旦旦,
但我甚至不確定pun這禮拜前是否能夠給我錢。
唉,對我這個可憐的音樂社社長實在是個燙手山芋呀
天黑了,我卻坐在f棟前低著頭,
樂團已經練習完了,
(經過一整天的大吼大叫,我喉嚨都啞了,咳咳。)
我也沒心情馬上回家,
只因交通這時候一定他媽的有夠糟。
(事實上,我家事在ekamai路上,
交通不管在什麼時候從沒好過。)
所以我現在坐在f棟前玩魔方,
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指的是,我已經過去看過樂團的情況了,
他們還沒有修好樂器;
也不會繼續修下去,剛剛就要走了,
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要修完。
“嘿,no!
你們樂團們不是都已經回家了嗎?”
靠,誰在叫我?
我抬起眉頭一看,暫時停止弄得一團亂的魔方,
然後看到了輪廓很深的那個eoen;
他正坐在我旁邊,eoen是今年啦啦隊的頭,又高又壯(因為他要照顧那些一車的學弟們。)
我喜歡他臉上的酒窩,我覺得滿可愛的。
“對呀,練習已經結束一陣子了,
所以我決定過來看看你們啦啦隊是否超前進度了。”
我邊挪動身子邊回答他(懶懶地坐在後面的位子。)
這樣方便跟他說話;
我可以聽到當我說完他開朗的笑著。
“嘿,你真有種敢這樣對我說。”
“呃,拜託,只是嚇嚇你啦,
社長大人,哈哈哈。”
我笑著偷踢了他的大腿,因為他靠的十分近。
啦啦隊離我們並不遠,常常可以看到高年級的在罵學弟們,
我想是因為練習沒有很順的關係。
eoen眺望遠方後開始說道,
“現在情況很糟呀,我想要你來幫忙個忙。
我可以讓你當副社長喔。”
鬼才要哩,多謝!
我可不可以就這樣當個一次普通的學生好嗎?!
我不需要這麼多頭銜ok?-_-
我很快的搖頭拒絕。
“樂團近況如何?
我聽說你們今年已經買了新鼓?”
笨eoen繼續問著,
他又馬上戳到我的痛處,
因為他是跟我要鼓的那個人!
“是的,混帳東西。
我現在忙翻了;他們剛送來不過我們沒有錢給他們就是了,我完蛋了好嗎!”
“哇嗚,這的確挺棘手的,
這樣要花多少呀?”
“超過兩萬,算大數目了吧?”
我邊說然後嘲諷的對他抬起眉頭,
他同樣回應著我,嘿嘿。
對呀,當我發現兩萬塊的預算不見了我也露出同樣的表情。
“的確是一大筆數目。那麼學校沒給你們錢嗎?”
談到這個也是快把我氣死了。
“我們在預算會議上搞砸了,
所以我們並沒有拿到錢,我也不知到什麼時候會有錢來付。”
我邊說,
然後pun的臉浮在我腦海裡。
“在這個時間點,要不要用我的錢?”
但是…什麼?!
我有聽錯嘛?
我現在眼睛張的跟鵝蛋一樣大直直看著他。
我震驚的凝視著他,但他只是微微笑著;
對呀,我應該是聽錯了。
“你剛剛說什麼…?”
我看著著eoen抬起頭來看著我笑,
然後站起來抓著我的手讓我起來;
我站起來,然後搞不清楚狀況;
我看著他對還在顧著啦啦隊練習的朋友說了些什麼。
“我馬上回來!”
一對主修科學的同學舉手示意已經聽到了。
“跟我來。”
我的媽你要帶我去哪?!
ep11 08
***
在看到24000銖轉進pui哥的銀行帳戶後,
我幾乎都要下跪去親eoen的腳了。
“eoennnnnnnnn!
太感謝你了了了了!
愛死你了了了了了!”
我大概說了不下一百次了吧,
他也只是笑笑回應。
“你不用拜我!”
他邊跑開邊躲著我的合掌。
但是為什麼不呢?
我實在太感動了!
“嘿,我一拿到錢很快就會還你的;
很抱歉這樣麻煩你。”
“嗯,沒關係。”
eoen擺擺手,
“不過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這句聽起來怎麼很耳熟…呃。
為什麼大家幫助別人都要求回報呢?
“我可以嗎?”
他又問了一次。
我很猶豫去回答他,因為我已經著實的從上次pun的事件學到教訓了。
“什麼事情呢?
要是能幫我一定會幫的。”
當我看到他咧嘴而笑,
我心瞬間沉了下去。
“我要你…”
“………..”
“…你去…”
“靠,快說啦!”
我咒罵著欠他的這份人情。
“哈哈哈,好啦,不鬧你了。
你可以在表演中替我們拿些飲料過來嗎?”
喔,就這樣?
為什麼你要用這麼嚇人的表情呢?
聽到是這樣我笑了出來。
“當然好,不過要把我們的飲料都給啦啦隊的話?
你們需要這麼多嗎?”
你們自己不是有飲料了。
“不是啦…我意思是…
我們在表演中很分身乏術;
所以你可以幫我們注意補充水分還有其他事務嗎?”
所以是要我當你們的男傭人然後餵你們食物跟水囉?
嘿,也太奇怪了吧。
其他人去年也是幫你們這樣做嗎?
雖然聽起來很怪,但我還是答應了他;
因為似乎沒有很糟的樣子,在軍樂團表演完後,我們有相當空閒的時間去做任何事。
“可以呀,那時候我會過去的,不過我沒有那套制服的說。”
那套制服呀…
啦啦隊都會穿著的。
我真是個魯蛇呀,
我沒辦法像你們一樣穿著他;
我只能夠穿件素T和牛仔褲。T_T
“沒關係,只要你確定能來就好?”
天呀,跟pun要我做的實在是簡單多了。
當然,我會去的。
chapter 22 the thing we can 我們能夠做的那些事
一早,我們離足球聯賽又更近了;
我正站在學生會前來回踱步死盯著我的鞋子,
不知道是不是該開門進去。
這樣會不會太奇怪呢?
我一次又一次的想著,
然後繞著圈一直走,
走到我頭都暈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該繼續這樣,
除非我想要留下個小禮物在這樓層的樓梯上,
但是…為什麼我卻像這樣躊躇不前呢?
我咒罵自己好一陣子,
就在我決定要掏出手機並看著螢幕時。
好,我需要跟pun談談有關預算的事情,
此外還有我遇到麻煩了,
我該這樣做嗎?
我可以這樣打給他嗎?
但是…
我私底下真的很想見他…
等等!我在想些什麼呀?!
蠢死了!
我用指節重重地敲了敲自己的頭,
懲罰自己居然對某人的男友有這種想法。
我決定要撥給他了。
(手機鈴聲)
“我們能當朋友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儘管我只能在你身邊陪伴著你,
那個人永遠不會留意到,
沒辦法你已經先愛上了那個人了
我只好試著去隱瞞自己的情緒
才不會讓你看到我眼裡的愛慕之情“
天阿,馬得這鈴聲是怎麼回事?
一聽到歌詞我立刻把手機從耳邊移開。
(誰唱的?我可從來沒聽過。)
我能思考的時間很短暫,
因為pun低沉的聲音馬上接通了。
“嗯,no?”
別裝的該死的這麼有禮貌!
讓我覺得好怪!
“該死你在哪裡?”
“學生會呀,你在哪呢?
要我過去找你嗎?”
他真是個心甘情願替別人想的人,
我對著話筒竊笑,
然後抬頭去看學生會的牌子。
“等回見。”
真的是等回見,
一掛上電話我就推開門進去了,
pun很驚訝的看著我。
(他手機都還沒放下呢,嘿嘿。)
不過,他並不是一人隻身在學生會辦裡面,
我忘記這不是他私人的辦公室了;
還有fi(學生會主席)、bank(不知道他是什麼職位)、
兩個二年級生還有eoen(啦啦隊隊長),
他們都注視著我。
“呃?no!
你在這裡幹嗎呀?”
eoen先對我打了招呼;
同時pun放下電話後也露出淺淺的微笑。
“你怎麼不直接進來?”
嘿嘿嘿,
我猜eoen聽到pun的問題後就知道為甚麼我在這裡了。
我戲謔地對著pun聳肩,
然後轉過去對似乎正在算一堆東西的eoen笑著;
好,我想我多管閒事的基因發作了。
“那是什麼呀,eoen?
好大一袋呀!”
“這一次觀眾的紀念品呀。”
他邊笑邊回答我,順手拿起一個展示給我看。
今年的紀念品是有我們學校命字的銀色狗狗墜飾,
後面還刻著”all is one”。
非常精美呢!
“媽呀這好酷哦哦哦哦哦!我要一個啦,
要是還有剩的話,我可以拿一個嗎?”
我拿起來,露出我非常想要的表情。
(有點過頭了我)
大概是因為我像小貓一下挽著他的手臂,
害eoen笑了出來。
靠!為什麼pun現在要發出清喉嚨的聲音呢?
我猜他又感冒了吧。
“你不用等啦,no。”
eoen忽然說道,
我就像往常一樣還搞不清楚他的意思時,
他已經伸手過去袋子裡翻找。
“現在就給你。”
他不是只說說而已,手上已經拿著墜飾;
就像之前聽到他要借我錢時一樣,我眼睛瞪得好大,
雖然我很興奮,但我還是察覺了什麼。
“什麼?我不能拿!”
我閃開啦啦隊隊長的手,
他正打算幫我戴在脖子上,
我死命的鬧著不肯戴上。
“嗯,這可是屬於在看臺上工作的人的呀!
我應該等到有剩下的再拿,
這樣不好啦。”
我直白地說道,
這是真的,
我確實應該拿這些紀念品,
連參加足球賽的啦啦隊都有耶
但是,應該是要等到所有觀眾都拿了然後有剩才對;
這些紀念品是給花自己空閒時間自願來幫忙我們的低年級的。
(更別提他們總是被罵了好多次。)
這不是專門給像我們這樣的高年級生的。
不過,eoen似乎一點都不在乎似的聳著肩。
“隨便啦,一定會有剩的;
我現在給你不就好了。”
他仍試著要幫我掛上去。
天呀,無論我怎麼躲,
還是逃不過強壯如他的手掌心。
“我不要啦啦啦啦啦啦!”
ep11 15
“不行,這一個給出去我就不會拿回來了。”
他強迫把鍊墜掛在我的脖子上後,
開心的咧嘴而笑;
我茫茫地感到在我的手上的鍊墜,
就好像又再一次被要求了些什麼似的。
“我馬上回來,fi…”
哦,那是pun的聲音,
差點忘了我在這裡的原因!
我很快轉身去看著pun,
但他卻避開我的視線;
這混蛋!
他迅速地離開辦公室,
靠!靠!靠!
“我下次再跟你拿這個,eoen
我馬上回來!”
***
“pun!pun!pun!馬的死pun!”
幹,我快累癱了!
他離我越來越遠,
他腿長的已經夠糟了,也跑得很快;
就好像追著一條掙脫枷鎖的公牛;
別覺得這樣被人追趕很糟?!
根本不像一般的運動似的,你知道有多累嗎?
“嘿,我是要問你社團預算的事情!”
我追不上他,只好開始大吼大叫,
我想我的聲音可以充斥著整個空曠的走道,
看起來發揮作用了;
pun停下腳步,讓我有機會能夠追上他,
不過他還是不肯正臉看我。
“到底怎麼了?
你怎麼表現得這麼反常,你生病了嗎?”
我伸出手背放在他的脖子上幫他量著體溫,
(不過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體溫怎樣算高怎樣樣算低,
我只是像一般情況大家都這樣做。)
不過我注意到他在躲著我,
在他轉過身要面對我時,他斜過身子了。
“預算怎麼了?
我還在努力,很抱歉。”
pun看起來十分愧疚,
我只好拍拍他的肩膀讓他舒心一下;
不管怎樣,聽到他這樣說讓我感覺好多了,
我知道他無論如何都會幫我的人,
我不後悔去相信他。
我只是想要確定而以,
就只是這樣。
“你很急嗎?”
pun又問了一次。
我開始覺得很尷尬,
就好像我的雙唇無法控制貌的;
是呀,我該怎麼跟他說呢?
“嗯…一開始很急,
hia pui昨天已經把鼓送來了,他說要在這週之前把錢給他;
不過現在…嗯…已經沒有那麼急了。”
這句好像怪怪的齁,
我也這麼覺得。
“什麼意思?
所以這週末前你需要錢?
如果是這樣的,先用我的吧。”
天呀,我們學校怎麼一堆富少呀?!
“沒關係的,我昨天遇到eoen,
然後他先幫我轉帳了,
我只是需要…還他而已,
我不想要欠他太久,這讓我覺得很糟。”
當我在跟pun解釋時,卻越說越小聲;
我注意到他得表情變了。
“你…跟eoen說了這件事情…?”
ep11 16
“是呀…昨天早上剛好遇到他。”
“那你有跟他談到預算的問題嗎?”
“對…我只是想要聽些建議而已。”
“建議?”
現在,我開始對這些問題感到不開心了。”
“你靠北的到底怎麼了?
你為什麼總跟我爭論這個?!”
很正常的,我大聲了回去,
不過他很快轉過頭瞪著我。
我感覺到十分畏怯。
他怎麼可以看起來這麼嚇人?T_T
pun臉上出現的表情讓我嚇了一跳,
我緩緩的後退,他卻一直朝過靠了過來;
最後,我身子抵在牆上。
呃…我完全沒有半點空間逃開,
他會不會要殺了我然後用混凝土埋了我滅屍?T_T
他嘶啞的發出了聲音,
就好像很努力的拉高音調要說什麼。
“你…”
我?我怎麼了?
我注視回去,他卻閉著眼睛;
一回兒,他把臉轉了過去,
我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一方面是從來沒這麼近地看過pun,
我想他終於冷靜下來了,
但是接下來…
碰!
天呀!他幹嘛打牆壁?!
要是有損壞,校長可是會要我們賠償的。
我居然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看不見pun的臉,但我知道他一定氣炸了。
他在說些什麼前大力的吸了一口氣。
“為什麼你都不…跟我說你需要幫忙…?”
他沒有看著我說道,
不過,我卻不知道他為什麼問這些。
“出什麼事了,pun?”
“所以…是你不信任我,對嗎?”
他邊說邊把拳頭從牆上緩緩放下。
我看不到他的臉,
我根本無從得知他現在的心情;
最後,他轉身離去。
我不信任他嗎?
***
今天很累,
儘管我沒有為了軍樂隊的事情奔波,
我還是有責任要搞好有關樂團的事宜;
此外,我還必須去修好社團裡面的幾乎一半要使用的樂器。
我大部分都在修繕這些,
都覺得自己畢業後可以開一家店了。
手表已經告訴我到家已經都超過十點了,
我丟下書包然後躺下大大嘆了一口氣。
下午pun的事情一直讓我很煩心,
他說我不信任他,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意思。
我承認我沒有第一時間打給他的確是我的不對,
我打從心底就知道誰會最優先幫我,
我承認我錯了,
在他該做的事情讓別人來幫我這件事傷害了pun。
事實上,我不想要變成pun的負擔,
因為我知道他是那個會最優先幫我的人,
我深切知道他會出自樂意直奔過來,
並自掏腰包幫我出錢,
最適合的就是pun。
我百分之百信任他,
我是如此的信任他到從來不從催促他和為了錢的事煩著他;
我知道他絕對不會對我遇到的問題不理不睬。
我從來沒請eoen幫過忙,絕對沒有;
就算問的也只是僅僅詢問意見罷了,
從來沒想過他也會幫忙我。
(因為他也有自己啦啦隊的預算要處理。)
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要讓其他人介入我跟pun之間…
“該死、該死、改死的!”
躺在這裡煩惱一點用都沒有,
他現在一定是氣瘋了(我要是他的話。)
我邊脫下襪子邊這樣想著,
然後決定馬上拿起機車的鑰匙。
“媽,我馬上回來。”
我蹣跚走下樓梯,看著正在看電影的爸媽說著,
他們搖搖手示意知道了,
我接著推著摩托車去在一次面對曾經在一起的那個世界。
我還沒發動機車前就注意到那渾蛋的蒼白臉孔了,
他正坐在大門旁的盆栽旁,然後很驚訝的看到我出來。
“呦,去你的,你在這裡跟静得鬼一樣坐著幹嘛啊?!”
“你要去哪?”
Pun注意到我正打算騎車出門;
他很快走近問著我。
我有義務要回答你這個白癡嗎?
“那你勒?幹嘛不回家?”
根據我從頭到腳對他的觀察來看,
他還穿著制服,襪子也沒脫,還有皮鞋跟書包,
跟本就是還沒回家的樣子啊。
“我…”
他張嘴換來的卻是一陣沉寂,
我試著去對上他銳利的眼神,但他卻一直避開我的目光;
Pun把書包放到我的機車上,
就好像不要讓我走似的。
“那你呢?要去哪…?”
欸欸欸,是我先發問的啦,現在又把問題丟回來是怎樣-_-“
我看著他依然不開心的表情,
(馬的要是他還在生我的氣,那他到底在這裡幹嘛啊?)
我拿起他的書包丟了回去,
然後用力拉這高大的傢伙上了機車。
“你餓嗎?”
他搖搖頭。
“可是我很餓。”
隨便啦,我讓他坐在後坐,便把機車騎了出去,
轟隆聲充斥在大街上。
***
我們沿著空曠的rkamai路,繞過thong lo路;
這樣很酷吧?連安全帽都沒帶而且還穿著制服。
(一般來說我們是沒有駕照的)
不過沒關係,
我爸有管道(他真的有喔)。
哈哈,開玩笑的啦,
當我看到交警時便隨地停下來把白色安全帽(好像白色乒乓球)帶上^ ^”
我們終於躲過入獄的風險,
安全抵達thong lo路跟sukhumvit路的十字路口,
我決定停在一家粥店前,
我想這可能一點都不影響我的好看長相(不會發福),
要是我還要在十點後吃大餐的話。
“要是你要在這裡吃的話,你也可以去oishi自助餐那邊。”
當他看到thong lor 粥的招牌時,他笑著抱怨;
我才不在乎我已經過重了,哈哈哈。
才不是勒,重點是這家的女兒很漂亮好嗎,
我常來這裡吃就是想多看她幾眼,嘿嘿。
點完後,我們靜靜地吃著自己的碗公,
我看著這說不餓但還是吃了第二碗粥的混帳;
這白癡也是一直嫌價錢,但還不是一直點了。
我看著他邊吃然後竊笑著,
然後他看到我這樣,便一腳踢了我的腿,
“什麼這麼好笑啊,說來聽聽?”
“我猜你應該去檢查耳朵了,好像有人剛剛說他不餓耶。”
我邊喝雪碧邊取笑著他。
我剛吃完我的那碗粥,而pun正在吃第二碗。
“對,我想知道你聽力有問題怎麼當上音樂社社長的。”
哦,現在是我取笑你的反擊就是了?
“去你的。”
我踢了回去,然後害他被粥燙到抖了一下,
我又笑了出來。
“你怎麼吃成這樣,瞧你像幼稚園小朋友的吃相,
拿去拿去。”
我抽張衛生紙遞給他;
當我看到他用手背擦嘴時,我幾乎笑到快不能呼吸了,
他接過衛生紙,眼神透露著些許怒意。
“還不是某人的錯?”
嘿嘿嘿,知道就好。
我們繼續吃著粥,
(well其實是他吃粥我用吸管喝著雪碧啦)
然後互像鬧著對方。
Pun終於挖起最後一口粥然後說道,
“很好吃耶,我之前都沒來過,雖然我總是經過這家店。”
“我聽說這地方好像跟你家在同條街呢。”
我把桌子底的腳挪開後才尖酸刻薄地回應著他,
有預感他一定會再踢我一次。
“哦,別以為你夠快。”
呃,某種程度來說我又被這混帳辱罵了。
我看著pun把最後一大口粥吞下去之後,
然後從透明的玻璃杯底部看見他滿足的笑容。
“你難道是要來找我,是嗎?”
呃,這渾球,他為什麼忽然提起這件事情呢?
我戲謔地抬起眉毛,
然後小聲地說著,而不是直接回答他;
我可以聽見一個激怒我的微弱笑聲,
我應該再踢一次他的腿的才對。
我們倆都陷入一片寂靜,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敢去看著pun。
“我很抱歉。”
不過,打破沉默的人不是我,
我馬上轉去看他。
為什麼他要對我道歉呢?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呢?”
我沒多加思考就從嘴裡吐出這句話;
我看著pun用力緊閉閘著雙唇,
就好像有很多要說的一樣。
“嗯,我…下午發脾氣了,我很抱歉,一定嚇到你了。”
“所以你怎麼了?”
此刻,他嘆了很大一口氣。
“因為你…他媽的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需要幫忙呢?
而且你反而去找了eoen?
我應該不用提醒你誰才是能夠幫你的人吧?
但是eoen哦?馬的他算哪跟蔥?憑什麼你讓他幫你?
那我又算什麼呢?我在你眼中這麼無能嗎?我對你來說什麼都不是嗎?”
我的天啊…這人。
看起來他已經積怨以久,
他一直說個不停,所以我只好假裝遞水杯給他,
他應該很渴吧。
“別給我耍那些他媽的小把戲,回答我。”
天啊,我待人都和善啊,
他居然我說對他搞小聰明?我去哩?
“那天我並不是有意要告訴eoen這件事的,
他只是剛好問道我社團的運作,
所以我無心地發著牢騷給他聽,
誰知道他馬上八點就把我拖過去提款機那邊轉帳給我?
我也傻住了。”
“所以你為什麼不跟我說hia pui以經把鼓運過來了?”
幹,大家來看啊,他語調怎麼會這麼激進啊。
“因為,我知道你已經在努力了,
我相信你而且你早就跟我說過你會幫我弄到錢的,
所以我不想再拿這件事情去煩你;
你一拿到錢就會給我不是嗎。”
我回答著,看他似乎對我的回答很滿意,
但是接著的表情卻瞬間變臉。
“那麼你為什麼表現得一副像需要eoen般?”
“我操,我沒有好嗎。”
我真得要去踢他好幾腳才行。
他站起來掏出皮包後邊笑邊躲(可惜都失敗了)。
“我付,姨;這邊買單。”
前面那句他緩緩地低聲說著,
然後才抬起手示意店員,
我也站了起來,然後跟著他走出去。
看著他在我前方廣闊的背影,
讓我也想說些甚麼。
“我…也很抱歉,
我不是故意要去傷害你的。”
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pun開懷大笑著,
我笑著回應著他,
接著他伸出手臂勾著我的肩,
這樣我倆可以平行而走。
***
我們倆在黑夜中騎著機車,穿過車潮,
享受這樣的夜晚,然後我們終於抵達大宅邸的門口。
(我必須偶爾停下來躲過警察的盤檢)
我可以看見裡面某些房間燈還亮著,
儘管已經接近午夜了。
“你有說你會晚點回家嗎?”
我停好摩托車後問道。
“我有啊,跟pan說了我跟你一起出去,嘿嘿。”
“你很愛給我找麻煩耶!”
死混蛋啊!
當他下車時,我晃著腿,企圖要去踢他的屁股;
不過他安然躲過然後大笑。
“你看看。”
我猜是沒關係的,
我向他道別後準備離開。
要是他沒有呼喚我的名字的話,
我應該已經回到大街上了。
“no…”
“怎麼了?”
我停下手邊動坐然後轉身過,
沒聽到他的回應;
Pun站的離我很近,
我盯著他看,
他伸出手繞過我的脖子試圖在做些什麼。
“馬的你在幹嘛?”
“等等。”
他的手繞過我的脖子弄了一會兒,
我才理解到他正在把狗狗形狀的鍊墜從我脖子上取下。
“戴著這個啦啦隊的東西不會感到很丟臉嘛?”
他說著,而我也這麼認為。
“會啊,我都忘了拿下來;
忙過頭,謝謝你的提醒。”
我伸手過去要把eoen早上替我戴上的鍊墜拿回去,
但pun卻把他放回他的上衣口袋裡。
這渾球真是機靈呀。
“我會親自幫你還給eoen的。”
看起來就不知道在想什麼壞主義!
我張大嘴巴還不懂他要幹什麼。
“我自己拿去還。”
此刻,鍊墜的戰爭已經開打了;
我靠過去企圖要搶回項鍊,
但他躲過後推了我一把。
這白癡,他以為他比較高就什麼事情都要順他的意嗎?
“你向來都不會拒絕別人的,
你一定會一直戴著要是他強迫你這樣做的話。”
他邊說邊拍拍口袋表示他絕對不會還給我的;
他是對的,我也這麼覺得,
我不是很想跟別人爭吵的那一型;
要是有人真的強迫我去做的話,
我應該就順著他了,
我指的是,就像pun為例。
就是為什麼我會走到這個地步的原因啊。
“好啦,就隨你吧。”
“而且不准拿其他的人的東西,尤其是eoen。”
Pun會這麼說還挺罕見的,
就好像…比起我拿了啦啦隊的項鍊,
我從eoen那邊拿的項鍊會讓他更不開心。
“pun…”
我緩緩地喊出他的名字,
他轉過身看著我。
“怎麼了?”
他溫柔著回答我,
我卻更加說不出口了。
“我們已經不屬於彼此了,你知道的…”
儘管我是說出這句話的人,
我卻不禁胸口感到一陣鬱悶;
那pun現在呢?
這影響對他應該更劇勝於我吧。
就算這樣我還是要說完,
我們彼此都需要盡可能經常地提醒對方;
事實就是這樣…
我對這自己說著,我已經可以去處理這不是”我們”之間的事了。
很小卻很寂寞的笑容浮現在pun的唇上,
然後他走得更近了,
我看著我,然後溫柔地親吻著我的雙頰。
“正因為我們談到這個…
不代表我能馬上夠克服對你的這種感覺啊。”
他凝視我的雙眼,然後微笑著;
我不禁在想要是我們還像這樣當朋友的話,
是否已經逾越過那條界限了?
EP12 13
就在我繼續說下去前,
Pun熟悉的臉龐靠得更近了,
我都能夠感受到他的溫熱的吐息;
我緊閉雙眼,
能感受到柔軟而直接但卻充斥著溫暖的靠在我額頭上,
就一直持續了好久,直到他移開。
我戲謔地提起眉頭,掩飾我的尷尬。
“也許,我們最多只能夠做到這樣了吧,嘿嘿。”
“總比沒有好…”
Pun說著然後揮揮手,
告訴我他該進家門了。
“小心騎車好嗎?”
“嗯,再見囉。”
我不知道這種充斥在我身體理這種錐心刺痛的感覺是什麼意思。
我真的不知道。
[第一季完結]
———————————————-
Chapter 23 最棒的一天
終於,足球賽終於來了。
你一定認為練習已經累得夠嗆了嗎?
那天才更糟哩,
我整晚沒睡就忙著處理制服的事情,
打理樂器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鳥事。
清晨那還打了兩次瞌睡,
但是在2:25的時候ohm就把我踢醒,
都是為了小號又出了問題。
馬的扯死了,
這些爛貨我那天才剛修理完,
馬上又有新的要修;
嚴格來說,我只有睡了25分鐘而已,
接下來我又拖著疲累至極的身軀去國家體育館(national stadium),
這時候連公雞都還沒醒來哩。
早晨陽光毫不留情曬在我們身上,
好幾個低年級的軍樂隊成員早就昏了過去,
我必須衝去把之前買的醫護箱拿出來,
最後一手拿著無線對講機一手拿著急救箱分身乏術;
此外,我一直在修那些壞掉的樂器,
偶爾當我們急切需要某些東西時,
還得叫些比較閒的低年級去暹羅購買,
到目前為止都是一團糟啊。
“呦,別又暈倒了!”
又來了,我很快轉過去抓住ae學弟,
他是吹奏黑管的,臉上完全沒有血色。
我拿起濕毛巾,輕擦他的臉龐。
我不只要確認這些人是否還清醒著,
還得留意對講機傳來的訊息呢;
都要被弄得煩死了。
“no有聽到嗎?這裡是bank,樂團準備好了嗎?
從對講機裡面聽到我的名字害我抖了一下,
我急切的趕快回覆道。
“bank,這裡是no;都準備好了。”
“那就先就位吧。”
一切就緒,加油吧。
我輕拍樂團夥伴的背,讓他們注意到該站起來了,
然後用對講機去聯絡flim,他好像不見了。
“film在嗎?這裡是no;
請告訴我你在哪?”
我要把整個樂團帶過去了。
“這裡是flim,no有聽到嗎。
好,我在過去的路上了。”
我敢打賭他一定是去看妹了,
搖搖頭後,我走過去帶那些低年級到他們應該就緒的位子上;
但是這個時候,我聽到對講機裡面傳來聲音正呼喚我的名字。
“no,這裡是eoen,
別忘了之前的約定,ok?”
呃,這混帳,他媽的他是從來哪邊來的?
我露出個為難的表情,死瞪著對講機。
“這裡是no,eoen;
嗯,先讓我把這邊弄完再說。”
對講機沉默半刻後,忽然有人說道,
“別玩對講機啦。”
害我笑了出來,
站在我身旁的低年級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嘿,說這句的是pun。
***
軍樂隊開始進場,
這也就表示我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
我也不需要一直在這裡等著了;
(剩下就交給film跟ohm了)
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衝去看臺前,
確保所有的螢幕能夠監控一切流暢的行進與否,
然後回報給film。
我三步併作兩步趕到看臺下方,
注意到不同部門的工作人員,
像是啦啦隊、器材組、設計組們都穿著制服忙著呢。
我朝mark揮揮手,他是設計組的;
他焦慮的調整著看臺的布局,
不過還是有空可以揮手回應我(認真的?);
在附近我也看到了mo,
他今天在器材組,似乎很焦慮地跟著其他工作人員討論事情,
手上拿著很多藍圖,
看起來忙翻了。
我想找個螢幕來看,不想閒著太久,
然後一個二年級的就朝我招手。
“no哥!”
我微笑然後跑過去坐在他旁邊,
我看著樂團跟軍樂隊已經入場了;
老實說,我並沒有太注意看著螢幕,
因為我忙著跟paeng討論魔法飛球pangya這個遊戲。
(ohm跟film絕對不會發現的)
就跟我料想的一樣,
我看到pun的背影出現了,
他穿著制服正在附近忙著。
(看到他穿了制服我才知道他在器材組)
不過呢,我沒有太花心思在他身上,
因為我太專注在跟paeng學弟討論魔法飛球了;
嗯,最後他靜靜地走了過來。
“怎麼了嗎,pun哥?”
哇?衝殺小?
聽到學弟paeng的聲音,我馬上轉過頭看他;
Pun Phumipat 正粗魯在我身後彎下腰,
他還戴著那套頭戴式耳機呢。
“我可以坐這裡嗎,換個位子吧。”
他跟paeng說,讓我很想巴他的頭;
Paeng顯然直接把位子讓給pun坐了,
就因為pun是學長的關係,嘿嘿嘿。
他還敢咧嘴而笑,
然後脫下耳麥直接交給低年級的,
“拿去吧,eoen在二線發號施令呢。”
在我看起來,
他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工作丟給別人做啊啊。
“他真得這樣做嗎?”
我小聲的問著pun,
不過他放鬆地笑著,接著把戴起paeng學弟的耳麥;
現在他跟我一樣在11線。
“一定啊,別低估他了。”
Pun邊說邊按下按鈕改變攝相機的角度,
這樣更清楚看到軍樂隊了。
“我很懂你的。”
“少嘴砲了…”
我一邊說,但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螢幕影像很清楚,
以便我可以透過對講機讓讓flim知道出了什麼差錯。
很快,軍樂隊的成員都離場了,
因為一切順暢,於是我鬆了口氣;
嗯,ngoi在旁邊居然吹錯了兩次,
我晚點要好好處理處理。
“唉唉唉唉。”
“所以你今天已經完工了,對吧?”
Pun邊說邊把監控器轉回啦啦隊那邊,
我知道要怎麼回應他才對,
我是差不多弄完了但也不能說都沒事了。
“我還得去看eoen那邊。”
“好,這就是你之前說的事情對吧?”
Pun找到機會發問了,
我回答他前伸個懶腰,
“他幫我處理社團預算的事情,還記得嗎?
他叫我從看台這邊帶一些飲料過去軍樂隊給他們,
畢竟他們會忙到沒時間去喝水。”
我說完了然後起身,但pun卻把我拉住了。
“那麼你就不用去了。”
“馬的怎麼能不去?”
我皺眉看著pun,
他正對螢幕笑著,
當啦啦隊一臉不爽的時候;
不過這時候我覺得pun可能更討人厭。
“嗯…我幫你還清了,連項鍊都還回去了。”
他很快的說著,然後馬上對著對講機說,
“啦啦隊注意,s-30弄錯了,請注意一下。”
“等等,你怎麼沒有跟我說這件事情。”
我拉了他的袖子,讓他沒辦法按下按鈕;
“嗯,是沒說啊。”
Pun邊跟我辯然後笑著調整攝相機的角度。
“靠北,你還錢給他了?
學校給你那些預算了嗎?”
“還沒”
“那麼那些錢從哪裡來的?”
“不告訴你;
啦啦隊注意,e14注意一下。”
這渾球一直打水漂,
我哼了一聲(雖然他根本沒在看我),
然後起身準備就要走。
“我還是要去,我答應過他的。”
他第二次又把我拉回座位上,
哦,對這件事你反應倒挺快的;
“你會用監視器吧?”
Pun問我,我點點頭;
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要搞什麼花樣。
“想穿制服嘛?”
但是如今我卻不知道我是否該點頭,
儘管我想穿得要命啊啊啊!
我抬起眉頭看著看。
“別一副滿是疑惑的表情,
我知道你很想,跟我走;
Tle,這邊交給你了一下?馬上回來。”
他說完就拉著我一起走。
哇靠,他要去哪呀?!
***
1926875_725873934193255_3588269348581239081_n
我們停在啦啦隊換裝的地方,
現在空曠曠的,
他們都站在門口等待著;
我站在那裡,
看到他慢慢把制服脫下來時臉上滿是疑惑。
“欸欸欸欸!你他媽在幹嘛呀?!”
難道他想在這裡上我嗎?!
不行,這地板很硬!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才不會讓他這麼做的!
他沒有要理我的意思,逕自把連身裝脫了下來,
我緊緊閉上雙眼,不想要看到髒東西;
可以聽見衣服不停脫下來的聲音。
一回兒後,我感覺到有東西丟在我肩膀上;
我張開一隻眼睛,看到pun正穿著白色t還有一條四角褲,
他咧嘴而笑然後甩甩頭就好像在嘲笑我似的。
“快換衣服啊,衣服脫給我穿。”
我的媽呀…說的倒簡單,
你可以連身的耶,裡面還可以穿一整套;
可我直接穿著短t和牛仔褲耶,
就這樣而已。
“去你的。不要,我才不要穿哩。”
“但我已經脫下來了,來嘛!
我們不能讓tle在那邊待太久,
他自己一個是沒有辦法處理那麼多事情的。”
我猶豫了一會兒,然後伸出手指著他。
“那麼你給我轉過去!”
為什麼我說起來這麼好笑?
為什麼他笑成這樣呢?
“你害羞個屁哦?我們…都是男人啊。”
我打賭他肯定有其他的想法,
他在都是男人說出口前停了太久了。
我操,對啦,
我就是這麼容易妥協,但不是現在!
我還是指著他,等他回頭在說。
他竊笑著說,
“你是要全身脫光光哦?
我只要你的牛仔褲穿就好啦,
我自己有短t,
反正你穿上連身制服後,
裡面也要穿件上衣不是,不然會很癢的耶,懂吧?”
哦對,我怎麼傻了?
我猶豫著看著這套制服,然後決定把牛仔褲脫下來。
(我也穿了件四角褲)
然後把它丟給pun,
我們現在穿著彼此的衣服。
我看著身上的卡其色制服,
讓我得意了起來;
儘管他不是我夢想的招待組而是器材組,
我還是覺得酷斃了。
“我不會還你的。”
我恐嚇著他。
“可以啊,要是你覺得穿這套回家不會丟臉的話。”
他說完後把我帶離開這個更衣室。
我走回去監視的那邊,
對著剛剛被pun丟下而目瞪口呆的nheng笑著,
現在換我來了,嘿嘿;
監看這些螢幕跟工作人員就交給我吧,
你知道的,相信我吧。
我扭了扭脖子然後帶起擱在地上的耳麥,
我按下按鈕看eoen正笑著叫低年級生們;
然後pun手上拿著飲料走了過去。
我不禁大笑,看到eoen驚訝的表情,
就在他發現是pun而不是我拿飲料過來的時候;
他對著第11線大聲說我怎麼可以開他這個玩笑,
還聽見pun在背景的大笑聲,
這實在太有趣了(哈哈哈);
不過我馬上忍住大笑,因為我被罵了,
我簡單的對他說聲抱歉,
然後隨即把注意力放回到器材組看臺的監視器上。
時間過的飛塊,
比賽中持續熱鬧不斷,
看臺上的樂隊也不停的變換著字母;
好幾次差點得分的射門讓氣氛更high了,
看臺上的啦啦隊持續的變換字母去回應著對手;
所有校友都像學生一樣聲嘶力竭的參與著,
連我看著監視器都可以感染到這種緊張的氛圍。
(當然我還是有在注意所有的流程)
我接下了pun監看個場合的工作,
然後仔細注意所有設備;
中間有很多問題我最後得走出去當面跟工作人員解釋,
誰叫太多人在用對講機了,
有時候很難去清楚的解釋,
只好走過去當面說;
每次當我出現在看臺的時候,
Eoen總是酸溜溜的看著我,
他的朋友還在笑他呢。
此時pun還是一樣討人厭餵著他吃東西,
或是強迫他去喝其他東西,
看起來他盡力好好照顧了eoen呢,
不過就好像惹得eoen更不開心了;
這個最後成為看臺區的一個笑話(哈哈)。
我放鬆地竊笑,儘管大家都快累趴了,
跟一堆朋友一起工作然後完成目標才是讓我們更努力的動力啊。
Pun之後仍然繼續自願當著eoen的私人保母,
不過他也抽空過來看看我,
每次他過來看我的時候,
都會帶杯飲料還有些零嘴,
我都不禁想知道他是不是又強迫誰出去買這些東西了,
因為我很懷疑他遞給大家的是bread papa的麵包還有Paragon的蛋糕。
(如果是的話,看來eoen花了不少錢呢)
我對他害羞的否認搖了搖頭,
無論我問他幾次他是不是特地買給我的時候;
他很堅持是看臺給的,
他肯定以為我會天真的相信吧,
不論如何,我也懶得一直問他,
總之麵包很好吃就對了。
除了麵包飲料之外,
Pun也一直問我的情況或是問我累不累啊。
他甚至還說要是我懶的做的話,可以把衣服換回來;
我只好一直跟他說我沒關係,不過他還是一直問。
最後天色暗了,忽然體育場裡爆出一聲尖叫,
我們隊終於成功射門了,
然後就這樣保持著1-0直到最後,
分數版上亮著比數,
就這樣證明著我們期待以久的勝利。
所有的朋友跟我都脫下耳麥跳著慶祝,
我們在看臺裡頭繞圈弄得一團亂然後衝出去跟其他學生在球場上狂歡;
我們大聲歌唱著,慶祝的歌曲或是聖歌,
然後聚在一起然後彼此勾肩搭背著。
這太令人興奮了,高興到說不出話來,
此刻所有的疲勞通通都不見了,
就在看到我們的努力有回報的時候,
而且我還看到很多朋友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我甚至還注意到pun phumipat臉上有剛剛擦過的淚痕。
Buncha校長要我們聚集在一起然後大聲歡呼,
我們搭著彼此的肩,大聲到整個球場都隆隆響了,
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忘記這最棒的一天了。
***
就算比賽結束了,
每個學校的學生還是都逗留在體育館裡頭,
為了慶祝所有工作圓滿成功(更別提我們還贏了)。
說真的,我已經開心到不行了,不論輸贏,
因為這裡我有機會認識到好多新朋友;
我對著正在看臺上坐著的新朋友們道別(他們穿的是黑色短褲,嘿嘿)
他們是比賽結束後來替我們慶祝的,
說著我們很有運動家精神而且打了一場好比賽,
暫且不論輸贏,我們都從這次競賽中締交的新的友誼,
是短褲顏色或是學校圍牆不能阻隔的^____^
‘當我正跟衝過來替我們慶祝的校友說話時,
(嘿,我不是足球員耶,
為什麼一直對我道賀呢?)
我聽道熟悉到不行的語氣正打斷我的對話。
“no,我終於找到你了!”
哦,我不用轉身就知道是誰了,
我想知道yuri身上是不是裝了定位系統(gprs)還是類似的東西,
他怎麼能夠在體育館裡如此擁擠的人潮中找到我呢-_-?
“天啊,no,你什麼時候交個那麼可愛的女友啊?
那這樣就晚點見啦,我下週在去你們學校看看。”
Mote哥,這為校友很快笑著然後結束談話;
那我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我沒得選擇只好微笑跟他道別。
“哥,再見囉^^;;;;”
現在mote哥走了,
是時候處理站在我面前的這個女人了。
“你來找我的嗎?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當然有,不過我怎麼不知道你是看臺的工作人員啊!”
我知道她一定會注意到這件事,
我應該是跟軍樂隊一起的(都沒穿連身制服而是短t跟牛仔褲),
而且我的確不應該在看臺上面忙的,
我猜不是因為那件連身制服有點過大的關係;
雖然我知道早就會被問這個問題了,
但要如何回答yuri還是有點奇怪。
“是pun的,我們穿了彼此的衣服啊。”
Yuri咧嘴笑著,笑的我心裡直發寒。
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她笑得很可愛,然後緊握著我的手說道。
“一起去吃晚餐吧。”
又來了,我看的白皙的臉龐透露出一種懇求的表情,
我忽然感到很擔憂。
現在該怎麼辦呢?
我看著yuri的臉,卻聽到身邊朋友都打算今晚計畫要去慶功的說。
Chapter 24 傷害
所以…最後我還是來這裡了,
我環視了這高級的餐廳一眼後,選好位子坐下,
這裡靠近ekamai路,就在我家附近;
我聽yuri說她想來這裡好幾次了,
但我們一直找不道機會來(誰叫這間只在晚上營業),
她終於找到時間跟我一起來,
因為這裡是她挑的地方,她甚至自顧自地點起餐來了;
但我很好奇,
不是因為我在這裡(因為我住這附近),
而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去答應她要過來的。
我皺起眉頭環視用水族箱裝潢的四周,
很符合這家店的店名,
跟本就是一個大水族箱啊這裡;
這裡以裝潢跟食物好吃出名,
我滿常跟朋友來這邊的(當我有錢的時候),
或是偶爾爸會帶我來這裡吃;
不過,撇開四周正在優游的大魚,
有yuri還有…
10429249_734013470027629_7851348455612587944_n
Pun跟em也正坐在我們對面-_-“
“我真高興no跟pun這麼熟了,
要是我早點知道,我們就可以兩對一起約會啊,
是不是啊,em?”
Yuri很愉快的聲音傳進我耳裡,
Em只是笑著回應,
聽她這樣講讓我很不舒服,
我不知道pun作何感想,
但我現在連食物都難以下嚥。
不管怎樣,
你們一定想知道我是如何怎麼會跟yuri、em還有yuri一起在這裡;
實際上,我什麼都沒做,
Yuri一直要我一起跟她吃晚餐,
無論我如何婉拒她,我還是被她牽著鼻子走;
她假定我真得很想要跟她吃晚餐(真的?)。
事情都順著yuri的意在走,
我總是那麼在yuri以經預設好的前提下的受害者,
每次都這樣!
首先,我想只是我們兩個,
我們就可以走走散心放個輕鬆然後各自回家,
但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因為yuri自做主張決定要我跟她一起,
(看她自我感覺多良好)
她馬上打給em,
然後這也代表我完蛋了…
因為pun也要一起來。
我們都放棄就讓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就在這兩位女性的魔爪下;
我們回去啦啦隊那邊換了衣服,
不過此刻那裡擠滿的人,
告一段落後大家都在這裡換裝,
我都覺得這裡在天使幫的驚聲尖叫下都要崩塌了,
而我跟pun需要鼓起勇氣才能脫下褲子,
自尊在這裡一點用都沒有,
我想我都沒有辦法活著走出這裡了(尤其是pun)-_-“
更別提pun還在那邊耍小聰明,
起先我很猶豫要不要穿制服去赴約(因為我需要我的牛仔褲),
不過這完全不用擔心,
他拿給我另一條他的牛仔褲,
馬的死渾蛋!
他穿了我的褲子一整天耶,
都是汗臭味,去他的!
不過沒關係,讀者們不要覺得我被占便宜了,
還回去的時候我會多踩他的牛仔褲幾腳的,
當做報仇。
總之呢,現在回到這裡,
在這兩位女士點完餐前,我們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跟pun完全沒有機會去發表意見呢,
不過仔細想想,這也不算很糟,
反正我們什麼都可以吃,
一直就是餓了才要吃啊。
“我點了你最愛的德國豬腳,no。”
Yuri轉過頭邊說邊投給我一個笑容,
我也笑了回去,
雖然我有點不明白,
呃,什麼時候我愛吃這個了?
“謝啦。”
隨便啦,我猜現在也只能這樣了-_-“
我指的是,我也不討厭豬腳或是其他東西就是了,哈哈。
“嗯,我點了你最愛的炸雞哦,pun;
我很了解你對吧?”
她們又來了,為什麼這些女孩總是堅持要我們配合呢?
這樣搞得我跟pun很多次都只能乾笑著,你懂得。
我撇了pun一眼,他也是尷尬的笑著,
(簡直跟我一模一樣)
然後他也看了我一眼後便對em說,
“嗯,謝謝你。”
我的眉頭像打了結般,
見鬼啦,他到底在演哪齣小劇場,裝得這麼膽小羞怯?
這樣一團亂中我也做不了什麼,
當我放空自己的時候,
(在想他為什麼一直還要放心思在我身上的時候)
先上的是開胃菜,然後讓我轉移了注意力。
看起來真好吃!
足以讓我把其他事情拋在腦後。
“吃這個,吃這個,no!”
Yuri很快的把烤豬腳用盤子裝給我,
Em也不惶多讓,
拿了一塊沾了魚醬的鮭魚放在pun的盤中,
嘿,我也想要吃點鮭魚懂沒!
我決定壓抑自己的食慾,
表現得像個有禮的紳士般;
“哦,你先吃。”
我把花枝圈放到yuri的盤上,
這讓她可以得意洋洋的很快對著em炫耀我裝給她的這一盤,
兩人一直一來一往,
害我都不禁咯咯笑了出來。
Em低頭往pun的方向看去,
他正在忙著幫大家倒水,
而沒有餘力幫她舀任何食物;
我注意到她正用纖細的手臂輕輕地拉著pun的衣角。
“噢,pun你怎麼都不幫我裝啊?”
哥們,好自為之了,哈哈。
Pun轉過頭滿是疑惑,害我笑了出來;
他舀了些炸起士球給em。
“給妳,不好意思,我正忙著幫大家倒水呢。”
不過看來em不是很滿意這個答案。
我皺起眉頭,
似乎em有點不開心了,
不過pun似乎不以為意,
他現在正跟我分享他盤裡的鮭魚。
“拿一些去吃吧,我可以拿一些你的豬腳嗎?換著吃吧。”
這白癡怎麼也開始像yuri一樣專橫了起來。
“真好笑,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
不過謝謝你的鮭魚了,我正好想吃一點。”
我邊說邊叉了一塊起來放進嘴裡;
我才不會讓pun吃我的豬腳呢,
他正在大聲抗議著,哈哈這白癡。
“要是你同時吃兩樣的話,鮭魚跟豬腳會在你食道裡面大打一架,
然後爆炸!”
“你是雀巢可可脆片的廣告看太多是不是?
你一定是ㄎㄧ肖(臺)了,
我的食道才不是麥田勒,
拿去啦,要吃就拿去吧。”
在他說完很爛的笑話後,我這樣碎念了他一下;
(都是些在星期六日早上在第九臺卡通頻道可以聽到的鬼話)
最後還是同意分些豬腳給他,
儘管他已經拿了一半的鮭魚給我了,
哈哈,我會不會太佔他便宜了。
最後變成我們兩個誰要吃什麼得大戰場面,
我們盤子裡面充滿了互相從對方盤裡搶來的武器(食物);
我們一直在鬧,然後才發現好像有什麼不對。
Pun先注意到了,
他馬上停止跟我的胡鬧,
轉過頭去看em;
“妳還好嗎,em?
妳怎麼那麼安靜?嗯?”
我看著em深深皺著眉頭,決定稍微克制自己一下;
我忘也沒忘記去看看yuri有沒有不開心,
(說得好像不開心會傳染一樣)
但她還是笑得開懷,
就好像她在看我跟pun的好戲一樣。
“你怎麼會拿炸起士球給我…?
你忘記我在節食嘛?”
哦靠北勒,各位評評理好嗎,
這是家事幹嘛搬到檯面上來,
我可不想淌這趟渾水呢;
我很快拿起水杯來喝,就假裝我沒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喔…我很抱歉。”
這兩個好像想先暫時平息紛爭,
Pun替他拿了其他食物,
我看他裝了些沙拉。
“這紫花南芥沙拉給妳,好嗎?”
哦,他很擅長這個呢,
我完全不知道yuri想要點什麼,
不過接著她馬上抓過培根跟鮮蝦義大利麵;
我很開心這一位不會這麼容易不開心,
我就喜歡她這點。
聽完pun盡力補償em好一陣子後,
(em不開心大概就是一個世紀那麼久吧)
Em才露出笑容,因為pun一直拿海鮮米粉沙拉去取悅她。
我只能眼睜睜在對面看著他們,
無法去解釋現在的感受,
手裡的盤子感到沉重;
重到只能把食物放進去盤子裡而嚥不下。
“no…no…no…no!”
蛤?!被yuri用力搖著身子的我嚇了一跳,
靠我的心不知道神游去哪裡了?
手裡還是拿著叉子跟湯匙
好丟臉啊。
我搖搖頭試著甩開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然後把注意力轉回到一直呼喚我名字的那個人。
“嗯?怎麼了?”
“你在想什麼想到出神了?
難道是不開心豬腳的事?
要不再點一盤。”
“不了,不是那個的關係,
我才沒有那麼貪吃呢。”
我迅速地安撫著她,當他對我傻笑時;
然後yuri放下手中的盤子,伸手過去示意em。
“嘿嘿,帶那個來了沒?
我等很久耶。”
Pun跟我狐疑地看著這兩位女孩,
就在yuri莫名其妙地說這句話後,
我們對於他們要幹嘛一點頭緒都沒有。
Em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親拍pun的肩膀,
僅管他已經一直在看著她了,
“怎麼了?”
“pun,你下週末有空嗎?”
Pun看來被弄得一頭霧水,
不過他還是拿起手機看看自己的行程表。
Yuri也跟著做,
“no,你也快看,
看下週末有沒有空吧?”
他邊笑邊說服我;
不過,我看起來像那種會在手機裡面定行程給自己自找麻煩的人嗎?
(我通常用記憶法…那也是為什麼我常常忘東忘西的緣故)
但是我仔細想了想,我想我應該不忙就是了。
Pun煩惱地按著手機幾分鐘,
然後抬起頭回答道,
“有空,那麼你想要去哪呢?”
Em聽到這個答案後咧嘴而笑,
Yuri也輕推著我的肩膀,
“那你呢,no?”
“應該有空,怎麼了?”
為什麼他們忽然不說話了?
我好想知道啊!
雖然我提問了,但我不確定是否我得到我要的答案了,
看著yuri跟em臉上出現奇怪的笑容時;
我吞了吞口水,
感覺到他們兩個好像在計畫些什麼,
還不是什麼好事,
然後他們也用這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們,
所以馬的到底要幹嘛啊?
“em中了那個東西。”
Yuri先說出口,接著輕拍em的手,
示意他把”那個東西”拿出來;
說到”那個東西”,
到底是什麼鬼?
男人都難免想歪好嗎!
在我內心深處浮現那些千奇百怪的想法前,
我看到眼前一張白色的卡那就是答案了。
那是張獎卷,
雖然我是想要知道那是什麼的獎卷,
Yuri可能注意到我的緩慢舉動,
所以他繼續接著補完,
“em在sernade中了這張卷,
是在華欣的渡假村,
憑這卷可以換兩間房間,
要不要一起去啦?
拜託?拜託?拜託?拜託?”
此刻我就像顆尤佳利樹然後有隻無尾熊吊在我手臂上。
所以現在是?
我看了pun一眼,
他也用奇怪的眼神注視著我,
就好像我們兩人用相同的眼神看著彼此一樣,
因為我覺得我們四個像這樣一起出去玩很尷尬。
“你覺得呢,no?
走嘛!”
Yuri又來了,
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啊;
此刻em也對著pun開懷的笑著,
“一起去吧,pun?”
我想這世界上沒人能夠在此刻說不
***
在我完全吃飽後
(這幾天女孩們都喜歡去比賽誰能把他們的男友照顧得更好)
果然結帳也高達了四位數,
我們跟女孩們邊散步邊送他們去搭計程車;
我還記得要選一臺亮藍色的,
因為車上才有gps(雖然可能只是廣告而以),
然後用手機拍下車牌。
(預防勝於治療,不要到時後嫌晚。)
為什麼我們不把他們丟在監獄呢…?
嗯,大概是因為我們還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吧。
“U-Wo-U-Wo-Oh. I wasn’t thinking of anything. You’re cute so I came to introduce myself.”
藍色計程車一離開,我的iphone馬上大聲響起,
(我才剛換手機鈴聲,就在體育館工作的時候;
還是paeng學弟用藍芽發送給我的。)
我很快拿起來,然後看了螢幕一眼,
是他媽的ohm來電。
“衝三小?”
“你為什麼把你老母丟下呢?!”
他又在鬼叫什麼了?!
聽到他大叫我還顫抖了一下,
Pun看到都笑了(尷尬死了);
別以為我會多友善去回應他,
我要先吼吼他才行。
“我操你在大叫個屁?!
在哪鬼混?!
馬的很大聲知不知道!!”
“在餐廳,
大夥都在這裡,除了你跟林北(臺)啦。”
這混帳又在吠了?
一下我老木一下林北(臺)。
“對啦隊啦,林北跟我正在路上,才剛把老木送走呢。
在我們到之前把鞋子給我擦亮,
二十分鐘內見!”
我馬上掛斷,
因為話筒裡面越來越吵;
看來是那邊的音樂
(我們沒有約在社團裡,
那是個有現場樂團的餐廳。)
大多是我的朋友,
吵的要命;
我百分之百確認我們一定會把那間餐廳屋頂掀了。
“哪間餐廳?”
Pun問著然後替我們招了一臺計程車,
我上車後,直接跟司機說,
“去Lumphini Park,謝謝!”
去我們約好的地方那邊並不久,
實際上,不用特別跟我說要去哪裡碰面,
因為去那就夠恐怖的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挑了這個地方,
但我想其他地方都比這裡好。
“新一對的情侶現身囉!哇嗚!”
我操ohm發出刺耳的叫聲,就好像他醉了似,
(他可能已經醉倒了)
然後他又慫恿大家跟他作一樣的事;
我很想蓋住頭然後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過pun只是笑笑然後把手搭上我的肩。
他媽的他在演哪齣短劇啊?!
Lumphini park就快要被我們的吵雜聲把天花板掀掉了-_-“
“呦,pun,別鬧了!
No,過來坐。”
感謝老天,eoen簡直救了我一命,
他邀請我過去坐在他旁邊,
而pun那一群則吆喝著他過去另一桌。
我坐在他們替我留的那個空位,
有一拖拉庫的高年級生坐在附近,
除了那個幫我的那位,在足球賽期間是身兼啦啦隊隊長、
還有樂隊、遊行夥伴、看臺夥伴、軍樂隊還有其他人;
雖然我們沒有互相幫忙過,
但還是在這裡一同慶祝著,
我也不是很介意,大家本是一家^____^
但是最驚訝的還是…
Golf!
Golf也在這裡!
Golf是我的一位好友。
(他以前也是樂團成員,但只待了一陣子,
懶得練習就退出了,愛耍小聰明的傢伙。)
他人很好,喜歡逗朋友,也對朋友好極了。
(他朋友也很愛他)
身邊總是跟著一群人,
缺點就是有點一頭熱跟太魯莽,
他也不細心,
而且他還看起來挺討人厭,
常被學長或其他學校的人找碴,
然後就幹架了(也常拉我去助陣跟給我找麻煩);
就在去年他跟校長的姪子打架,
不幸的golf就被退學了。
(從那之後我們很討厭校長,我一直都很討厭他就是了)
僅管如此,我們還是一直有在聯繫,
我們常去到處玩,或是他來我家找我;
也經常在電話裡聊天聊到半夜。
(從我開始忙足球賽開始)
“最近如何啊,哥們?
你最近整個消聲匿跡呢!”
我拍著他的背作招呼。
“很好啊,新學校混血學妹很可愛,
我非常高興。”
我馬上又開始炫耀,
當然,還是要顧慮到你那些還在學校的人啊,
我忌妒死了;
Golf轉去了靠近sukhumvit的國際學院。
“我想要一個,可以幫我介紹嘛?”
那個反常的聲音不是出自我口,也只有ohm會說出這種話了,
他把頭靠得很近,我都聞到他的酒臭味了。
“當然可以,不過女孩們的標準,你懂得。”
“我操!”
嗯,golf一定是搞錯了,
我看到ohm的表情很好笑,
臉上紅通通地完全喝醉了。
(ohm皮膚屬於健康型,不是那麼黑,但帶著古銅色)
Ohm不只是個色胚呢,身邊的人也跟他差不了多少(物以類聚),
“我不想要歐美的,可以找個日本妹嗎?
就像no的女票yuri那樣?
幫我找一個嘛?”
哇靠他媽的flim,現在是連線就對了,
我用力的打了他的頭,
“噢,我操?!
你知道嗎,你應該把yuri讓給我的;
現在都在謠傳你一點都不想跟她在一起了,
你應該留下pun就好,他是你的新老公啊。”
馬的混球們,我罵著,
這些垃圾話就像在空中傳播的病毒一樣快,
還是靠性為媒介傳染的呢?
衛生局局長應該注意一下了吧?
U-Wo-U-Wo-Oh. I wasn’t thinking of anything. You’re cute so I came to introduce myself.”
因為yuri打過來,害我沒有機會對他們咆嘯,
我知道他是想跟我回報他已經安全到家了;
我接起電話然後用手指著flim警告他,
他嘲諷的回我個表情,
讓我更想要踢他屁股了。
我離開那一桌,出去外面跟yuri講電話,
因為裡面實在太吵了;
Yuri跟我說他已經到家了,並叮嚀我不要喝太多,
也叫我要是到家了發簡訊跟她告知一下;
哦,是可以啦,
有人留意你總比沒人鳥你好,
我是這麼對自己說的。
我和yuri在熱線中時,
我注意到golf跟了我出來,
他用了一個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好像想跟我說些什麼似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並不是特地出來抽菸的,
於是我打算結束和yuri的對話,
“我該走了,okay?
回到家在發訊息給妳,
好,好,那就再見囉。”
我掛電話後,Golf遞了雪茄給我;
不過我不抽菸,擔心我的嘴唇會變色;
開玩笑的啦,別那麼容易被我騙,
我只是不知道怎麼抽,
加上我父母知道會把我罵到臭頭的。
“不了,怎麼了嗎,golf?”
我注意到以前從來沒看過他看起來這麼專注過。
“所以你最近跟pun混得很熟了?”
呃…我很討厭回答這個問題,
要是是其他的人的話,我早就開始罵人了,
但golf卻很凝重的看著我說著這句話。
“是呀,是比較熟了,
幹嘛這麼嚴肅,你還好嗎?”
看到他猶豫了半响,這讓我更好奇了,
他越是不說,我越是想知道。
“哥們,快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拜託!”
“他…我指的是pun,
他還在跟她女友交往嗎?”
Chapter 25 無法
“他…我指的是pun,
他還在跟她女友交往嗎?”
聽到這個問題讓我一頭霧水,
他怎麼會這麼問呢?
更重要的是,他怎麼不直接問pun這件事情呢?
為什麼反而是問他的朋友?
“不是還跟em在一起嗎?
我們剛剛還一起吃飯呢。”
忽然間,說完這話卻有種錐心刺痛襲來,
我一再告誡自己他們倆沒有分手是件好事。
我深呼吸,然後看了golf一臉糊塗的樣子,
就好像他一點都不開心他朋友興旺的感情史,
到底是怎麼了?
“這有什麼關係嗎?”
Golf還是沒直接給我答案,
我都已經問了好幾次了,
他搖搖頭拿起另一根雪茄然後遞給我他的xda o2的手機
他在幹嗎?
“呃?你在跟我炫耀嗎?
隨便啦,我開始討厭跟有錢人出去了。”
我邊開玩笑酸著他,然後他打了我的頭,
我猜我這時候不應該這樣作的^^”
“智障,不是要炫耀我的手機啦,
看看裡面的影片吧。”
天啊,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嚴肅,
我看著他的臉,表情十分難看,
然後接過那些新潮的手機看了看,
不過,我該怎麼用這臺呢?
我該按哪個按鍵呢?
“怎麼按啊?”
我大聲抱怨然後用觸碰筆去隨便點擊圖示,
但golf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舉動;
(要是我弄壞了也別罵我啊)
他持續在附近抽著菸,
我想他是覺得抽菸會讓我不舒服吧。
最後我終於笨拙地找到方法撥放影片了,
我操操操操!這是一連串的色情影片啊!
“靠北,你也太噁心了,
不過等等記得傳給我,哈哈哈。”
我說完他也大笑了,
不過他聽到這句話馬上衝了過來。
他不詳的表情困擾著我,
然後用手掌先擋住了螢幕瞪著我看,
“先看看這個,然後說你看到了什麼。”
說完他把手移開,然後又走開去抽菸了,
所以他幹嘛一直想讓no好奇個不停呢?
唯一解就是從這影片裡面找到答案。
我看了他選好的那部影片,然後按下撥放鍵,
似乎是某種自拍影片,
裡面可以看到男人的臉充斥整個螢幕,
然後調整著攝影機,接著坐到床上去;
我感到有點不舒服,因為我不確定我正在看a片還是…
然後看來我猜對了-_-“
手機繼續撥的a片的片段,
現在有個男的跟女孩全裸在床上奮戰,
(我猜應該是在旅館)
相機畫素不是很好,所以我看不太清楚那個女生的臉蛋,
(當他在設定攝影機的時候,我已經看到那個男人的臉了)
哇靠,這女的身材真好,
皮膚又滑又亮,
胸型也很美,剛好適中,
我開始擔心是不是要繼續看下去時,
我現在心情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有點操,
操他的golf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只是想鬧我嗎?
就當我要轉過頭去對手機主人大吼時,
看到螢幕時瞬間讓我無語了;
那時,我非常確定我再也不會按下撥放鍵了。
我睜大雙眼,然後很清楚的看見了,
只是想要再確認一下,
床上躺的那對情侶,我可以清楚的看見女方的臉。
我看到一個很熟悉而完美的臉龐,
我認得這雙經常看到的眼睛,
她瞇起眼卻又如此淫蕩,
我看到他高挺的鼻樑還有那雙紅唇,
她完全著迷而興奮的進入那個狀況了。
我從來沒看過她這種時候的臉蛋,
但從我所見的,我的感覺就告訴我這女孩一定是…
…是em,pun的女友;
絕對是我朋友的女有沒有錯。
所以很多想法充斥在我腦海裡,
我瞪著螢幕,然後目擊一切的發生;
然後再也看不下去了;
按下暫停鍵後轉過頭去,
僅管這個片段還很長呢。
就好像golf以經知道我懂了他想要告訴的事情了,
他緩緩走過來,
然後在我遞出手機給他時輕拍我的頭。
“我沒辦法把這個看完,
我覺得糟透了。”
“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坐在人行道上接著問著他,
感到精疲力盡,
我完全無法想像我該怎麼處理這一件事情。
Golf蹲在我的旁邊
“影片裡的男的是我的朋友,
呃…學校裡的…”
他開始解釋。
“em很有名,
我幾乎所有的朋友都已經跟她睡過了。”
“怎麼可能…”
“而且他們不需要花半毛錢。”
他繼續說著,然後順手熄了菸,
我不知道golf現在想要表達什麼,
但我卻十分對他說的話感到發火。
“呦,也許這是誤會;
你這樣會把她的名聲弄臭。”
“我已經…應付過她了,no。”
我很快轉過頭去看著他。
“怎麼應付?”
“那天我再jet巧遇em,她正跟我那一幫朋友在外面閒晃。”
“然後呢?”
“她有點醉了,然後纏上了我。
我猜她應該不知道我以前在這間學校,
我就以為em跟pun分手了。”
“……”
“我們最後去了賓館,但我並沒有做;
不管她有多辣,我總覺得很奇怪,
我就是做不下去,我真的沒有,哥們;
幹,我還花了錢呢,哈哈。”
我硬擠出個笑容,
應付著golf可憎的模樣,
正抱怨著錢的事情;
我很明白就像golf愛惜朋友的人不可能這樣做的,
僅管她跟pun沒有很熟也是。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全部都亂了套,
證據就在眼前,
Golf也說了他的親身經歷;
但我很害怕,怕到不敢相信,
腦海裡盡是在告訴我這是不對的,
我深切的希望這都是誤會。
Golf注意到我現在很難過這一關去接受這一切,
他靠過來搭著我的肩膀,
“就讓pun去面對這個事實吧,
我覺得對他來說不是壞事。”
“可是要怎麼說…?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出口。”
我邊說,雙手卻緊握著拳頭,
然後看到golf給了個能夠理解我現在情況的點頭。
我們沉默地坐了一回兒,
然後golf輕拍我的肩要我回去了,
我完全在此刻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
我一回到那桌,
馬上叫了杯酒。
“呦,馬的你對no做了什麼了?!
他怎麼變得像個喝醉失意的老人啊?!”
我聽到Eoen的大聲對著golf說著,
當我跟著golf回來了,
我就決定一杯接著一接的喝著;
誰說我會醉的?!
我才沒醉呢!
我晚點才感受到後座力的強大,
我頭怎麼總是越來越越重啊?
“再來一杯啊啊。”
雖然eoen一直嘮叨著我,
但我還是從背後的ohm接過了一杯,
他一直調給我喝,我都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
Ohm也醉慘了,調得一杯比一杯還烈了。
我抬起沉重的眼皮看我的朋友點了另外一瓶黑牌,
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模糊,
我想我已經眼神開始失焦了,
我看到keng灰暗的身影敲著我的頭跟大家說道,
“這混蛋以經喝得爛醉了。”
什麼?!
我才沒有醉呢!
我開始有點發火,
但我才不在乎誰說了什麼,
我只知道我頭快痛死了;
低著頭感覺剛才吃的豬腳跟鮭魚好像想從我喉嚨奔騰而出,
我決定抬起頭來,這樣讓我舒服一點。
我看著天花板然後眼睛被餐廳裡的燈光眩個不停,
我眉頭糾結著,
就好像有磁鐵牽引著他們,
無論我多努力把他們分開,
我卻無法。
所有的想法在我腦海裡糾成一團,
我一頭亂,跟本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看到色情視頻的影像浮現在我腦海裡,
就像事實般清楚地烙在腦海裡,
我的想法明確跟我說著她就是那樣的女人,
這些事,跟著golf的聲音一直重複在我腦裡播放著,
告訴我一遍又一遍事情的經過,
Pun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我想到了pun的笑容,
他對我、對em、對每個人的笑容,
他發自內心的美好笑容,
我無法真正去原諒那個破壞他笑容的那個人,
我無法真正去原諒那個不重視pun的人,
對於這個不瞭解pun的愛以及善意的人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
這傷我好重好重,
甚於我們說要分開的那晚。
我緊緊握著拳頭,
指甲深深插入肉裡,
我只能想到pun會有多震驚,
內心傷得如此糾結,
我不應該知道這一切的。
因為我不想知道我是否能夠替pun做些什麼,
或是我應該就讓他們繼續這樣呢?
我腦海裡只充滿了”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
我朋友還是在狂歡然後笑個不停,
我沒有力氣加入他們,
不是因為我醉了,
而是我已經被那些想法壓榨至無力了;
我深知我無法讓嚴重的錯誤繼續著,
我太震驚無法去想像我面臨的這晚都是事實,
或者只是場夢境,
或者說不定有些只是捏造的故事,
Em或許有說不出的苦衷(我卻想不出來),
或者那根本就不是em呢。
我再內心深處對自己大吼,
告訴我不要這麼輕易就相信這一切,
因為這樣的話,em會是那一個最後失去的人
而最精疲力勁的則是我的朋友。
我…我不想要相信這一切…
“no,怎麼了嗎?”
我聽到熟悉的低沉嗓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張看眼睛看著站在我眼前傻笑的人。
“馬的是誰讓你喝成這樣的?
他臉都紅成這樣了。”
Pun轉過頭去問其他人。”
“對,對。
你應該好好照顧他的,
你男友完全無法克制酒精的誘惑。”
Rodkeng邊說邊竊笑,這白癡,
要是我有餘力,我一定踢爆你的屁股,
不過我現在不行,今晚不行。
我依然坐著然後眼睛注視著pun坐在我的把手上,
他跟我的那些朋友聊得很開,
每一回我就會聽到他們笑著,
但是他還事會偶爾轉過頭來看看我還是否醒著。
“no!再一杯,再一杯啦!”
僅管都這樣了,
Ohm還是一直要灌我酒,
我也無法拒絕,伸手過去接過杯子,
但是有人的手擋住了,
“他醉倒了,ohm,
以經夠了。”
只有一個人能夠對我說不。
“沒門,no!
我們已經點了這瓶酒,
所以no要負責喝光他。”
Ohm碎念的聲音不打算讓事情那麼容易解決,
我不知道pun現在是什麼表情,
不過我看到他手的殘影已經把酒接了過去。
“我可以自己喝,我要自己喝。”
我伸手過去本能地抓住他的手臂,
然後聽到這些話。
“不行,pun,我自己要買醉的。”
“我不會醉的,酒量沒有那麼差。”
他邊說邊狡詐的影射地暗諷著我,
害我很想踢他一腳;
不過我現在做不到,
他用手指推著我的額頭後,
我就往後倒,完全無力抗拒。
“我就說你已經醉了,就是不准喝。”
他用同一隻手輕撫著我的額頭,
讓我不禁微笑了起來。
我糾結地緊握他那隻放在我額頭上的手,
喊著他的名字”pun…”
“嗯,怎麼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在這裡陪著你,好嗎?”

4 Replies to “為愛所困 小說 chapter 21-25”

  1. 之前有看了一些大陸翻譯的 好不習慣呀 看得頭好痛…. 還是版主翻的舒服多了 加油呀~~ 期待下一次的文章 感謝你的用心及分享 ^^
    版主回覆:(03/31/2015 01:20:44 PM)
    謝謝你的喜歡:D
    之後還是會找時間慢慢翻:P
    雖然翻得很慢,哈!

  2. 感謝版主無私奉獻 謝謝你 要加油唷 <3
    版主回覆:(05/08/2015 11:01:54 AM)
    謝謝你的喜歡:D
    繼續努力哈!

  3. 什麼時候可以看到你的新的翻譯~
    版主回覆:(05/12/2015 09:33:38 AM)
    大概都週末更新哦,有時候比較忙會晚個一兩天。

  4. Lok Xiao Shuang says:

    喜欢你翻译的版本。谢谢>3<
    果然小说里很多电视剧没法表达的细节,看了小说后又想重看电视剧了(虽然我已经五刷)
    版主回覆:(01/06/2016 02:16:32 PM)
    謝謝你的喜歡:)))
    看看小說真的多了很多後韻,尤其是在第二季(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