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所困小說 chapter 11-15


英版原文出處:
http://blparadise.tumblr.com/post/93432765366/love-sick-the-series-novel
又到了這一週的進度了
一樣五集為一單位哦,
後面的字數好像有越來越多,
還是先會把第一季補完,
然後後面稍等:P
希望大家喜歡!
作者:事竟成
———————————-
chapter 11 open mind 敞開心房
這傢伙在計程車後座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我定期的看著他的臉 - 現在沒那麼帥了 - 卻很感到十分寧靜。
我抓起他的手臂想要測他的體溫,
這些舉動都讓他知道我沒有離開他,正陪在他身旁。
1979741_814348671930659_8766818539802547405_n
他又燒的很嚴重了,我只能勸勸他,
“去看醫生吧。”
但理所當然我怎麼半強迫半推託、苦苦哀求他、或是威脅著他,
他還是堅持他十五分鐘前所說的那句話,
“沒關係,再休息一下就會好了。”
他馬的難道我對你來說像個護士一樣嗎?T______T
我不耐煩的搖擺著手臂告訴司機哪裡該轉彎,
很快的,藍色的計程車就已經停在我家門口了。
“沒你家那麼豪華,希望你睡的習慣呀!”
我冷嘲熱諷的說著,但他還是虛弱的笑著回應;
他好像還沒有力氣可以回酸我,
我就知道,哈哈!
就在我把pun背進去的時候,偶然遇到在客廳的爸媽,
我該說些什麼呢?
他們的乖兒子帶了個男人回來。
爸媽應該不會跟phumipast家的人一樣吧?
哈哈哈…
“嗨,爸!媽!”
我還是個乖小孩呢,
雖然心裡死命地想快點奔向我的房裡
(我很怕pun會掛在我的背上)。
但我還是要表現對父母該有的禮貌,
為了我的財產(零用錢)。
“吃晚餐了沒,no?
你朋友怎麼了呀?”
我媽馬上注意到有些不對勁。
但是她說的很大聲,
大聲到我爸都轉頭看過來。
“你背的是哪位呀?”
“嘿,哈囉。”
pun痛苦地打著招呼;
說實話,他病的那麼重,卻還是很有禮貌。
我看到他虛弱的抬起手表示尊敬後這麼想著。
“這是我朋友啦,他現在病到沒辦法回家,
今晚他能先在這裡過夜嗎?”
“快帶他上樓讓他先躺著吧;
我先去拿些藥。”
我媽咪是不是很可愛?
實際上我們家裡每個人都很和善哦。
要不然ohm、keng跟其他人也不會這麼常來我家了。
***
“睡這裡吧,不過床沒有你家那麼大就是了。”
我用盡全力地把pun弄到床上,
有床墊讓他靠著,現在看起來好點了。
他含糊地感謝著我,不過我沒有注意到就是了。
我現在心思都在調整空調的溫度上,
要怎樣讓pun退燒;
而且要密切注意著他,
努力讓房間不會太冷。
由於他發燒了,他正抓著我的棉被,好像無價之寶一樣。
唉,我真的應該更仔細地照顧他的。
扣扣聲。
“請進。”
“這是他的藥,他發燒了對吧?”
我看到藥瓶跟水的時候很開心,
“是呀,等他醒來我會叫他記得跟妳道謝的。”
“是沒關係,那麼他是誰呀?以前沒看過他。
他家人知道這件事了嗎?”
我媽只看過混蛋ohm、蠢蛋keng還有其他魯蛇們。
像pun這樣的好學生還沒來過半個呢!
忽然覺得對我媽很抱歉。
“他是學校的朋友,媽。他叫pun。
他生病所以我帶他回家;我正要打給他家裡跟他說這件事呢。”
我回答時看了一眼正熟睡在我床上的那個人。
我頓時忽然如負重釋。
“幫他換衣服然後用濕毛巾替他擦擦身子吧,寶貝兒子;
這樣睡著會很不舒服的。”
她講完後就離開房間了。
喔對,我差點忘記了。
我不該讓他像這樣穿著牛仔褲睡覺的。
我拿起臉盆跟毛巾,還有一套乾淨的衣服,
看向在床上睡著的這個人。
“pun,pun,pun!起來先吃藥。”
我花了些時間才把他搖醒,
讓他喝水服了藥後,再讓他躺回去睡。
他看起來很糟,
我想我可以打消讓他自己擦身體的這個主意了。
“要先擦一擦身體嗎?
你這樣睡起來會很不舒服的,
我會幫你的。”
我邊嘮叨邊脫著他的上衣,
脫的時候真的很煎熬。
(你也不會想自己這麼做的好嗎?)
最後,他終於裸著上半身地躺在床上,
胸口緩慢的起伏;
很難知道他是否又睡著了還是他只是沒有力氣動。
我並沒有停太久,便擰著濕毛巾開始幫他擦身體。
先從蒼白的臉開始,終於開始恢復血色;
接著是他纖細的脖子,
在他不舒服的時後發出呻吟聲。
當我移開他的雙手後,
我看著pun的臉,
他已經沒有像之前在計程車上面那麼燒了,
雖然還是有點溫熱,他的脖子跟手臂前後都擦過了;
然後我緩慢而輕輕地擦著他的胸膛。
把毛巾浸濕又在擰乾後
我小心翼翼地多擦了一次他的胸口,
他在siam逛的時候想必滿身大汗。
我只是想讓他舒服些,
擦到他的腹部時,他好像緊張了一下。
“呃…”
他呻吟個屁?!
“你是在呻吟什麼啦?!這樣搞得很怪耶。”
我邊大叫邊用力的朝他滿是肌肉的腹部壓下去,
他咯咯的笑著。
“你才讓我尷尬哩。”
還是他沒有那麼嚴重了,所以才能靠北回來。
“那樣更糟,把褲子給我脫了。”
我直白地命令著他,然後把毛巾丟像水盆裡。
pun忽然振作起來,不敢置性的睜開雙眼。
“蛤?”
“你看起來那麼震驚個屁?難不成你要穿這件牛仔褲嗎?
要是你覺得好多了,請自己脫掉。
還是你想要讓我代你效勞?”
我兩手插腰地叱責著他,
我這時應該看起來下人吧,哈哈。
我瞪著滿臉驚恐的他,
我甩著手後,身子移了過去然後開始解開他的褲子,
接著拉下他的拉鍊。
“欸欸欸欸!”
“這時候你還裝什麼端裝!我保證不會跟其他人說你的很小的。
嗯,除了音樂社的那群,還有學生會的,
所有二年級的,還有你女朋友的閨密們。”
聽起來棒極了,哈哈哈。
很自然地,pun死拉著他的褲子就好像那是他身上最後一塊淨土般。
“我們 - 我們不用這麼做。”
“我操,我們都是男人好嗎?
不要在那邊胡思亂想了,
脫掉!脫掉!脫掉!脫掉就對了!”
病人當然無法抵抗像我一樣健康的人,
用不了多大的力氣,牛仔褲就脫了下來,
當然連最後一件也脫了下來。
別想歪了,我才沒脫下他的內褲什麼的哩!
“要是在我擦的時候你給我勃起,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喔。”
我提醒他,然後擰著毛巾開始擦拭。
我聽到他在笑,似乎他終於放鬆了下來。
我不禁得意洋洋的笑了出來,
因為我今天終於戰勝他了,
這個任憑我處置的手下敗將。
我擦完pun的身子之後,便起身去洗澡。
我順便把我們倆個的手機都關機了,
才可以不受干擾的做個好夢。
我很快的想著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當水沖在我頭上時。
pun跟我已經彼此認識一段時間了,
從中學到高中。
所以對我們倆個來說並不陌生,
我們還是小孩子時就很常見到彼此。
(pun那時候還沒那麼帥,哈哈哈。)
從我對pun有印象起,他就是個大好人;
說他十分完美一點也不誇張。
又高又帥又聰明,還是富二代。
(怎麼好像廣告標語)
他舉止優良,音樂、運動跟語言方面也都十分擅長,
基本上好像沒有不擅長的。
最重要的是他女友美的出眾,是大家談論的焦點。
還是有奇怪的部分?讓人火大的完美,
卻沒聽過任何人說過pun的壞話。
好像沒有人不喜歡他一樣,
難道都沒有半個人會忌妒他喔。
我以前常常這麼想,就好像我不認識他一樣。
我好奇為什麼我們人都會有這種諾大的自我,
人們一看到比我們表現更好的人總是會受不了,
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對某人有那種忽如其來的討厭感。
然而這些都沒有出現在pun身上,
所有人都對他深信不移,加上他身邊又有那麼多好友。
我對這個一直覺得好奇,
直到最近幾天我才得到了解釋。
因為pun這個人何止完美,
對我來說,過去所有能稱之完美的條件他都具備。
過去三天,他證實了他的完美只因為他樸實的好性格,
而不是自吹自擂那種。
pun對他周圍的人無微不置,而且毫無他心。
我從他對em、對我、對他周遭所有人的表現理解道這一點。
雖然偶爾他會耍嘴皮子,
但他是個值得留在身旁的人,而不是那種隨處可踢開的石頭一樣。
現在我跟pun更加親密了,
我不再懷疑為什麼每個人都好像都很喜歡他,
就算那些人跟他沒有很熟。
他們眼中的勇氣跟誠懇就是答案了。
pun不只這樣呢。
當我從浴室出來時,看到pun正熟睡著。
他正穿著我給他的那一套的衣服。
我把手放在他額頭上,也注意到他不再那麼熱了。
雖然他還是看起來很冷一樣,
他還是有點不舒服的咕噥著。
“我馬上關燈。”
一般來說我沒有那麼早睡的。
不過我會讓這位病人自己睡然後自顧自玩dota的畫面,
我有那麼糟嗎?^^”
我試著等著他的回應,卻只聽到一聲沒有意識的滴咕聲。
我就當做他已經同意我關燈了,哈哈。
於是我關了燈,只剩下月光從陽台上透出來。
這也夠亮能夠看到pun的臉了。
我不禁想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麼,因為他正皺著眉頭。
我嘴角出現微微的笑異然後越過他溫柔得摸著他的背。
希望這樣能讓他覺得好點。
“嗯…”
我碰他的那一刻,他發出了個溫柔的聲音。
我覺得疲倦感漸增,可能是因為空調溫度提高的關係吧。
就像暖爐一樣,都是這傢伙害的。
“好冷…”
他一回會兒後冒出這句話。
我卿卿暗自發笑著,然後躺在床上。
我看著這位朋有一直在顫抖著,幾分過後,
我忽然有個想法。
我抓起他的手臂環過自己的身體,
我可以預期到他驚訝的反應,
他滿是疑問的眼神看著我。
我笑著看這他。
“還冷嗎?我自願再多當一晚你的暖爐。”
我們是朋友呀,這樣做一點也不奇怪吧?
(不過我可沒對ohm這樣做過,白癡是不會生病的,
ohm也沒感冒過;
我還恨不得希望他病了才會安靜點。)
pun聽到我說的話似乎也很驚訝。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手還在抖。
“我…不能,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
呃,你這樣說是不是有點太晚了,這小子?
我對他的固執嘆了口大氣,
然後斜著身子把手放在他溫暖的胸膛上。
接著,我用兩手纏繞著他的身體。
“是的,你已經夠體貼了,
還記得下午你是抱著我才退燒的嗎?你今晚也可以這樣。
明天是禮拜六,你需要好好休息。”
我把頭緊緊靠在他的胸口上說著,
顯然pun還不確定是否該對我這麼做。
“我…不想讓你也被感染。”
“我才沒你那麼虛弱呢,
不會那麼容易像你一樣發燒哩。”
“那才沒那麼簡單呢,是你把那該死的泡泡弄濕我全身的。”
“閉上嘴快睡吧。”
他怎麼就那麼愛跟我辯呢?他還有那麼多精力呀?
我倒有點想睡了,所以我輕推他提醒他趕快休息。
一陣子後,pun的身體沒有那麼緊繃了,
他才慢慢不情願地把手臂放在我身體上。
我仍躺在他有點熱的身體旁,
但是接下來我感覺到某人決心要抱著我了。
此刻,我不知道我們所做的是否正確。
我只知道我想佔有他;不管什麼原因。
在緩緩灑下的月光裡面,我們聽著彼此和諧的心跳。
“祝好夢。”
“晚安。”
————————————-
chapter 12 confused 一切開始混亂
星期六早晨,我先張開了雙眼起床。
我說過他可以抱我啦,但他顯了佔了很大的便宜。
天呀,他根本就像膠水黏在我身上一樣呀。
我看了一眼他的手臂,正好奇的想著我怎麼能讓他這樣著抱著我。
(我通常會在床上管來滾去,然後東西都會被我弄下床。)
我伸展一下脖子看了一眼正把我當老婆一樣抱著我的人;
什麼!這不是個好比喻。
再說一次好了,
我伸展一下脖子看了一眼正把我當鈔票樣抱著我的人。
喔,好像第一個說法比較好的樣子齁?
隨便啦,你知道我要表達的就好。
基本上,我正緊緊地被他抱著。
我指的是,我仍努力想要伸頭從他的下巴下看看他,
但是沒有那麼容易。
(好痠)
他還在睡,我只能感覺到他的呼吸聲開始沒那麼平順。
呃,是我越來越熱的樣子;
空調開了但是效果沒有很好。
我貼著他很近所以能夠知道他的體溫有多高。
(別想歪了好嗎?)
他體溫比昨天降了很多。
還是有點溫度;
但我知道他燒正在退,因為他胸口正微微出汗。
嗯,我應該當好了主人;
我試著掙脫他僵直的雙臂,
但看來我挪動身子弄醒了他而已。
“呃…?”
“就離開一下,馬上回來。”
我從他手臂下低下頭,然而他卻不讓我走。
“你要去哪?”
這病人也太不乖了吧?-_-
“讓我走。”
我用生氣的眼神說著。
聽到我聲音中的嚴厲,他終於讓步了;
哈哈,pun要跟no抗衡,還早一百年呢!
我終於能夠從他的胸膛移開身子喘息;
要是任何人整晚被抱的那麼緊很自然地都會想這麼做的好嗎!
離開房間前,我調了舒服一點的溫度。
“先休息,我很快回來!”
他最好在我回來的時候給我乖乖的繼續休息。
***
“no,今天真早呀。”
ann姊是我的保姆,一早正愉悅地跟我打招呼。
不過現在很早嗎?-_-”
我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十點了;
今天這樣算早的了,
我一般沒有到下午是不會起床的,哈哈哈。
我猜大概是被熱醒的。-_-”
“有什麼可以吃呢, ann姊?”
我急切的問著食物,他一定都知道我要吃些什麼。
我應該在我問之前先看看的,她正拿著一大籃要洗的衣服。
我們家並不像pun家有那種專門煮午餐的人,
我們只有從小照顧我到大的ann跟lm姊;
我們就像姊弟一樣親密。
見鬼了,lm姊怎麼今天不在呢?
“我早上有從市場買些滷豬肉,
我想可以油炸一些然後煮碗湯。
我不知道lm她去哪了;
可能還在賣青木瓜的攤販那邊跟daeng姨閒聊吧。”
她邊說邊把沙發上遺落的毛巾撿起來(好像是我的,嘿嘿)。
“我先把這些拿去洗,在幫你煮些東西吧。no”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來煮,你們都怎麼做的呀?”
我說的很快,
其實是我不想麻煩她,
而且我也認為樓上的病人應該吃些比滷肉更清淡的。
我一把捉起knorr的速食粥,有興趣的翻過來查看。
“你可以把那個倒進鍋裡,
水煮沸之後再煮四分鐘等米完全吸收水分後就可以上桌了。”
聽起來很簡單,就決定是你了。
“謝謝,ann姊。
你先去忙吧,我可以自己處理好的。”
我笑著說道,她應該會相信我吧;
就勉強同意,我盡量不會把廚房給燒了的。
我聽著湯煮沸的聲音,然後就像ann姊說的米吸滿了水;
我用大湯匙去攪拌均勻,邊想還要加些什麼呢。
我走去拿起冰箱裡的蛋,
有點猶豫的打著蛋,畢竟我還沒打過蛋呢!
蛋汁有點流到我手上了,但還好還是整個好好的,
看起來我比ohm還好些;
那渾蛋吹噓他多會打蛋時,
最後連試都沒試就以一團亂告終。
也許我有烹飪的才能呢?
我應該可以當個大廚的。
快來人讓我回過神呀,
我只是打顆蛋而以就自吹自擂成這樣。
最後,我十分有信心,因為我沒有搞砸。
我照之前我看過ann姊做過的那樣,
捲起幾小球的豬絞肉加進鍋裡,
哇,看起來真棒,乾脆我自己吃掉好了;
等等,不,那人還在生病呢,應該讓它先吃;
我就等在吃炸滷肉跟湯好了,哈哈。
這樣才夠吃。
我持續攪拌到豬肉熟了然後關上火爐;
接著將整鍋倒進我之前準備的碗公裡面。
我灑了些香菜在上面。
我操,誰做的呀?連mcfang大廚都要印象深刻了!
我暗自發笑當身上著我這親手做的佳餚,
然後走過去找站在洗衣機旁的ann姊炫耀一番。
(不過他好像沒什麼反應,怎麼會?!這是我的傑作耶!)
太可惜了要不是lm姊不在,我肯定也向他炫耀一番。
雖然我是可以走過去找他,不過外面好熱喔。
而爸媽們現在都還在工廠,還是我拍張照做紀念呢?
看來我只好跟pun炫耀了。
***
碰碰碰磅碰碰碰磅!
搞什麼呀?!
一敲門馬上看到這病人正打著電動。
“混帳,病好了喔?”
我不得不大叫他的名字。
這渾球還坐在那裏正頭也不回地專注的盯著那台二十九吋的電視螢幕。
“我很無聊嘛,你說我有xbox360很炫,那你這台ps3勒?
這比我的還好齁,而且你從來沒邀請我來玩。”
他邊說邊射著怪物,此時我只想把整碗粥潑向他。
“你沒問,還有你到底要不要吃;
我可是很努力做的,不然我倒掉好了。”
他很快轉過身來,連暫停都沒有按。
哈哈哈,他被怪物攻擊兩次,活該。
但似乎他不是很在意遊戲怎樣了,
他放下遙控器然後倉惶過來看看我手裡這碗。
阿哈,看起來很美味吧?
“你自己做的?!”
“當然!”
我鼻子都長到頭上去了。
我把托盤放電視機前的小桌子上。
“吃吧,味道不夠的話可以再加一些調味料。”
他似乎對整件事情有點過於驚訝,
他很快地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放近嘴裡。
喔這個傻蛋!
“好燙啊!”
他以為他在吃剉冰嗎?
還是他吃粥吃到傻了?-_-
真是夠了。
他邊抱怨道,放下湯匙喝一口水後,
還是舀了滿滿一匙在吃(他總算學聰明先吹一吹再吃。)
“天呀,是速食粥?我還以為你是用飯下去熬的呢?
害我一開始那麼感動。”
“媽的,別貪的無厭了。
這做起來也很麻煩的你知道嗎;
我還加了蛋跟絞肉,還放了香菜耶,沒眼睛嗎?”
顯然我對這一個作品很滿意。
“是呀,我看到了,多謝了。
好棒棒喔。”
我看到他雖然稱讚著,
但還是把maggi醬油倒進去碗裡。
他就不能對我誠實點嗎?
我沒有看他一直吃的模樣,
(我才不想讓自己覺得更餓呢)
看了一下後,我便拿起pun放著的遊戲搖桿繼續破關;
挑了個好遊戲,是惡魔獵人4。
我玩了超過兩個月還沒有破關,
我想可能是我太懶惰還是玩膩了吧。
我剛拿起搖桿,就聽到他在呼喚我。
“要吃些嗎,no?”
“不用了。”
我正壓著按鈕。
“你不餓嗎?”
“還好,我等到下午再吃就好。”
我沒有在節食什麼的,只是我想等lm姊回來幫我煮,嘿嘿嘿。
pun靜靜的走了過來,
當我發現時他已經拿著那碗速食粥坐在我旁邊了。
我朝他那邊看了一眼,不過並沒有太過注意,
我現在正忙著打怪呢。
當湯匙碰到我的嘴時我才意識到怎麼了。
“呃?!幹嘛?!”
“一起吃吧,太多了,我吃不完。”
“哪裡多了。”
“來嘛。”
他不斷的糾纏著,所以我不得不張開嘴吃下那匙。
(總之我也滿餓的啦其實。)
哇,我煮的還滿好吃的。
我們花了好久才把粥吃完,還邊靜靜地玩著遊戲。
(雖然只有我在玩啦)
pun吃一口,然後又餵我吃一口;
最後,粥也越來越少。
當我專心在打電動又同時要吃東西的時候,
嘴巴上沾滿了東西是很正常的。
我試著把殘留在我臉上的粥舔乾淨,但無法。
pun對我很可憐的試圖去舔乾淨嘴邊的舉動笑了笑,
所以他開始用手指幫我擦去那些渣渣。
我轉頭過要感謝他時(這小小的分心不會讓我game ove的,我很厲害ok?),
但我卻發現他的臉僅離我幾吋而已。
我驚呼然後把臉移開罵道:
“馬的,你嚇到我了。”
但他沒有罵回來,
我看到他緩慢的把碗放下,
然後靠得更近了。
近到我都能夠看到他臉上的毛孔了。
我想說些髒話,但他閃爍的綠色眼光卻好像催眠我似的讓我無法移動,
我心跳的越來越快,我頭腦一片狂亂想知道他到底要幹嘛。
房裡的噪音忽然不見了,好像我周圍所有其他東西都凍結了。
ep5 10
pun的臉越來越近,
他黃色卻泛白的臉頰正逐漸轉紅,僅管他已經不再發燒了。
我可以感覺到他橙色的雙唇就快要掠過我的嘴,
我們的鼻子已經幾乎碰在一起了。
我眼皮變得好重,我索性直接閉上雙眼。
但是接著我回過神來。
我們在做些什麼?!
思緒混亂之下,我把pun很用力推開,
他往後倒時也顯得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很驚訝。
我們就十分驚慌地坐在那裏看著彼此,然後我轉過頭去。
“我…要去拿藥,你可不要又病了。”
現在,我一點也不在乎為什麼我心好像快要跳出來一樣真實。
————————————
chapter 13 我無法直視你的雙眼
星期一一早我出現在學校,穿得十分邋塌。
我盡量試著不去思考禮拜六發生的事情,
但腦袋卻不聽使喚;
因為我不論做什麼,坐、站、睡、看足球賽、打電動
或者是上樓進房間…
…我腦裡都浮現出pun靠近的臉龐,
還有他那蠱惑的眼神。
那跟他平常出現那種溫暖愛意的眼神很相似,
我早已習以為常。
但是現在,我卻無法避開他的視線;
看著他的眼神,感覺pun好像要對我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怎麼訴說這種感覺,
我也十分困惑而無法用平常心看代或是假裝沒這回事。
就在我推開pun後跑下去拿鑰匙,
不可否認地我整個身體都在抖;
這是一種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感覺,
我一生不曾有過這種感受。
就算跟我最好的朋友ohm一起,
就算我們身體接觸也不會有這種感覺。
就連跟yuri一起也不會這樣,
她總是緊緊拉著我的手臂,
也不會讓我有這種感覺。
這感覺很奇妙,
同時狂喜卻驚恐;
我充滿好奇,
同時也很渴望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會在有一樣的感覺;
但我內心某處卻在對我說著不可能了。
說實話,我從來沒有讓別人靠我這麼近過,
這是第一次。
發生這件事情之後,
我們倆人陷入了沉默;
就好像我們兩個已經深入對方的想法一樣。
pun看起來若有所思的樣子,
此刻我也一樣混亂,亂到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說話。
整天下來,我們僅簡簡單單的交談幾句。
天黑了,pun也復原的差不多了;
於是我決定載他回然後在他家門口讓他下車。
ep6 02
我們沒有說什麼,也沒有看對方一眼。
他不在了,我的胸口好像空了一大片一樣奇怪;
仔細想想,畢竟我們已經一起過了四天了。
這四天真是難以置信的長,
很驚訝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們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們從單純的認識彼此變成親密的朋友;
說真的,交朋友很容易,就順其自然就好,
可是卻很少人我們可以很快地彼此互相信任成這樣,
就像對pun一樣。
對我來說,很多了…
“呦!你在發什麼呆呀?”
ohm的大嗓門打亂了我的思緒。
這渾球真討人厭,馬的。
我沒有很想理他,索性把頭靠在桌子上假裝在休息;
不過他卻坐到我身上,一把拉起我的脖子。
“別裝睡了!你禮拜五跟周末到底跑哪去了?
整整三天都不見蹤影。”
他一直丟出這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我應該明白告訴他嗎?
“什-什麼?”
“你女友瘋狂地想跟你連絡,不過你他媽的整整三天都關機。”
對於ohm說了些什麼,我並沒有聽得很仔細;
我當下正忙著想些解釋別讓pun淌入這趟渾水。
禮拜五跟禮拜六我關機是為了不想其他人打擾pun;
(因為我不想讓他情況變得更糟,還有我不是很想再煮東西給他吃)
但我禮拜天關機卻視為了…
老實說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呢。
雖然我沒講,但ohm好像理解了,
誰叫他嘆了一口大氣;
“說真的,是你跟pun怎麼了嗎?”
“什麼?!我操!”
我不知道旁邊有沒有人在聽到我們說話,
但我驚呼了一聲;
聲音大到其他同學都轉過來看著我。
ohm一把抓著我然後用笨拙的手臂壓住我的嘴。
“白癡喔,在鬼叫什麼啦?!”
我拼命的掙脫他的控制然後又接續剛剛的對話,
“我指的是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pun的女友過去三天也連繫不到他。”
“…….”
ohm跟我已經認識很久了,
自然他能夠知道我為何沉默。
“沒關係,不想說就別講了,
就照你想做的去做吧;
還有這是禮拜五keng跟我幫你寫的筆記。”
他靜靜的說著然後把筆記遞給我,
我知道ohm雖然沒有說些什麼,但他其實都知道了;
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沒有勇氣看著他的眼睛。
我收起筆記然後說,
“謝啦。”
ohm拍著我的肩膀就好像在支持我一樣。
這朋友真夠義氣,太好了。
***
今天又是無感的一天,我一點都不像個社長的樣子。
我都已經二年級了,
還想著我這樣下去是否能夠通過大學入學測驗呢。
儘管如此,我仍然還是一樣不認真,
要是我很認真的話,
我就不會翹掉下午的課一起跟ohm躺在學校大樓後面了。
總而言之,為什麼這臭小子總是當個跟屁蟲呢。
我看著這跟屁蟲正用ipod的盒子蓋住眼睛聽著音樂,
我也沒有在抱怨他的意思,
只是我知道要是他不一起跟過來的話我會挺難過的。
說到這個,這片草地實在很棒又很涼爽。
我猜這裡應該是大樓陰影後面最棒的地方了吧;
在這我可以反覆的去思考之前那些事情。
“呀~我覺得好慵懶喔。
我們是不是應該在這邊待到放學呀?”
“好呀,這就樣吧。”
這渾帳總是總是帶我走上歧路。
“那就這樣吧。”
我也不想反駁他,哈。
我們一起靜靜地躺在行政大樓後面;
實際上,要是主任們一打開窗戶,一定馬上被抓到。
(然後我就會被老爸罵到臭頭。)
但現在都沒關係了;
要是回去班上,我們只是換個方式大聲囔囔罷了。
我看著藍天白雲飄來飄去,
讓我想起了劇院裡面的場景;
在我的想像中,
可以看到雲聚在一塊,然後又散開,有時候會分成兩半。
連半隻鳥都沒有看到,可能是天氣太熱的關係吧。
好像什麼都靜止不動一樣,好和諧呀。
連一點風都沒有。
我一動也不動的開始想著早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pun到底在搞些什麼鬼呀?
這已經讓我夠煩的了,他從禮拜六後電話都是打不通的。
不過我想禮拜一回學校後大概又會回復正常吧,
但我該死的完全錯了。
很顯然地什麼都變了,
老實說,我完全想不起我們之前一起相處的互動。
(我只隱約記得我們相視而笑,有禮的打招呼還有互相幫忙。)
這些都是過去四天發生的。
那為什麼…在我們變得更熟的四天後,
似乎現在好像什麼都不對了。
我一早到校完全精神恍惚(此外我還遲到了),
我常常碰到pun因為他們學生會很忙。
他通常在行政大樓那邊忙,
離學校大門口很近,所以一早幾乎都可以看到他。
我很常對他揮手打氣,
雖然我有點猶豫不知道今天早上是不是該這樣做,
但我想讓一切看起來正常些。
但是這渾蛋完全疏遠我,
他沒有笑也沒有像以前那樣揮手回應;
該死的到底是想怎樣?
我承認我被這事弄得有點動肝火了,
但我還是不要像個小女孩一樣那麼容易難過。
我告訴我自己大概他沒有看見吧。
但實際上我知道我們眼神友互相交會,只是他很快的移開了。
然而我卻告訴自己pun沒理要這樣對我的。
直到第三次,我們班從教室走去語言教室的時候,
在兩班交會時,pun跟我通常不會很常在走廊上碰到彼此。
經過彼此卻裝作不認識這一點也不怪。
(那是我們之前沒那麼熟的時候)
不過今天….總覺得很怪。
pun向來很友善,
(你跟他熟了就不奇怪了,我還在想要是他畢業去當政治家也很正常。)
我看到他跟著朋友們笑得很開心,
他周遭總是一大群朋友,
他也常開rodkeng的玩笑然後巴他的頭。
但是當他一看我後。
想看這個情景,
你看到一如往常樂天派的笑容,
但接著他看到你後….
我到底是怎樣呀?為什麼他臉馬上面無表情?
在這之前,我不想罵出來,而且我可能也不想太突出的去叫他;
不過今天不一樣。
我下意識一轉身然後抓起他的手臂,
完全被我自己的舉動嚇了一跳,pun也一樣;
他看起來一副震驚,
此刻我卻試著抑制我的怒火時,大聲的說出了。
“嗨!”
然而他只是想要擺脫我那一抓,
他眼神滿是親切,卻緩緩的看向地上。
“嗨…”
這是我今天唯一聽到他說的一句話。
我看著他午餐時間走進走出;
但我知道他不想要看到我,
所以接下來我都試著躲他。
我並沒有給他碰面的機會,
因為要是他也企圖要避開我的話…
…我可能沒有辦法繼續假笑著。
我反覆對發生的這些事情嘆著氣,
幸運地,現在下午微風徐徐,
至少讓我舒服多了。
馬的pun到底是在搞什麼?
他怎麼忽然這樣呢?
要是他尷尬,那我不就更尷尬嗎?
而且我都踏出第一步了,他還是像這樣一直躲著我?
我真的不想在去想這些東西了。
我閉上眼任憑微風吹過臉龐,
最後很自然的感覺到一種撫慰感,
我喜歡這種微風吹過鼻尖的感覺,
就好像又是新的一天。
但緩緩的感覺到pun的呼吸聲依舊在耳邊。
當我回憶起過去四天時,我無法控制地高興了起來;
雖然這些美好的時刻都過去不會再回來。
但至少是個讓人感到美好的回憶。
緩慢的微風一直吹拂著我,
讓我有點了寒意
但是此刻我覺得很舒服就連動都不動。
嘩的一聲濺潑聲。
操他媽的,我長的像馬桶一樣是不是?
誰把水潑到我身上的!
我瞬間整個腦袋醒了一般回到了現實,
真是感謝那桶冷水呀。
ohm早就跑得老遠(大概是怕他的ipod濕掉吧),
真是個好友呀,
還有是誰那麼大膽敢破壞我的優閒午後時光?
最好別讓我抓到你,就算是你主任也死定了!
我渾身濕透地爬起來看是誰做的;
我帶著個恐嚇的眼神轉頭過去那個還把水桶拿在手上的人;
犯人居然不是主任而是…
“no…”
“pun…?”
—————–
chapter 14 !?
“我不敢相信該死的你居然這樣做。你還在生我洗車那時的氣對嗎?”
我邊發牢騷邊擰著濕透的襯衫。
雖然天氣很熱,渾身濕透的我還是覺得很冷
最後,我只能先把濕透的上衣先脫了下來放在旁邊晾乾。
“白癡喔誰叫你在那邊睡的?我怎麼會知道有個智障會在那?”
這麻煩鬼一點都不認錯似的一直無止境地回嘴,
但他還是從學生會裡面拿一塊毛巾給我。
“那是拖過地的抹布水嗎?”
“什麼?才不是哩!
只是放了很久的蒸餾水,想把他倒掉而已。”
我希望他說的是實話,
我接過了毛巾急促的把自己擦乾。
想讓自己的上半身快點乾,於是我把學生會室的空調打開;
此刻ohm早就跑回班上了。
他離開前還推託說我找錯地點,
而我就是那個害他不能繼續翹課的原因。
所以這一切都怪我囉?
我在心裡一直抱怨著ohm,然後感覺到有人丟了條大毛巾過來。
“披在身上吧”
pun道。
我露出有點為難的表情把那條拿起來。
“一條就夠了。”
“一起用吧,這條…可以披在身上。”
你到底在講什麼呀?
為什麼我要披一條毛巾在身上?
他似能讀出我眼裡的困惑。
“你會著涼的。”
喔,我知道了。
我點頭然後把毛巾披在肩上;
繼續擦著我的頭髮。
幸好我的短褲沒濕,否則那就糟透了。
時間流逝,整間辦公室裡面只剩下空調的聲音。
我感覺道越來越尷尬。
“你不用去上課嗎?”
我決定先打破這個沉默。
“我等你乾了再走。”
“還有在發燒嗎?”
“好了…”
“那你今天為什麼一直忽略我…?”
“……”
我不小心提出了這個問題,
我是真的很想去問他的;
我凝視著他,
我只想讓他知道這種情況實在很折磨人。
pun朝我這邊看了一下,
然後轉身把筆記本帶走。
“你可以自己鎖門吧?
我該回去上課了。”
他是這麼回答著。
他這樣說,
讓我覺得他已經不再當我是朋友了。
***
實際上,學生都喜歡放學後去做些什麼;
我就不喜歡這樣。
要是有人叫我去或是邀我去的話,我就快得偏執狂了。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
那yuri是人還是鬼呢?
她打給我說要去哪裡逛逛的時後馬上讓我起了雞皮疙瘩。
我今天又去了siam,yuri此刻還環著我的手臂呢。
她整個開心地聊個不停,好像在跟店裡的播的音樂比賽誰比較大聲。
不過我卻什麼都聽不進去。
我還是在想著pun說的話跟他的反應,
一整天都快把我煩死了。
難道是我這樣做不好嗎?
“no,你覺得這個可愛嗎?
我想要買粉紅色的,不過橘色也很漂亮;我想兩個都買好了?
你可以買藍色的。no?no?no?!”
她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
終於讓我從恍惚中回神過來。
她講的我完全都沒聽去,
我只聽到她叫了我的名字三次而已。
“嗯?”
我興趣缺缺好像讓她鼓起雙頰,
微微透露她的不開心;
但她很快又露出笑容,
“我想要買橘色的這個,那你買藍色的好嗎?”
“喔,好呀。多少錢呀?”
我試著不讓她繼續沮喪而給了她一個笑臉;
把皮包打開準備要付帳,
就像個好男友應該做的事。
“我付就好,我要買這個送你,no。”
“沒關係,你可以下次買貴一點再付。
便宜的我會自己付。”
我開玩笑的回著她,
不過這些看起來很笨拙的loft的鑰匙圈確實不便宜。
yuri笑了
“當然。”
她開心的把我帶去櫃檯付帳。
我們接過放在loft黃色袋子裡的鑰匙圈,
yuri馬上把他掛在書包上。
我詫異地站在那看著他專注地把鑰匙圈掛上,
沒一回兒他就看著我笑著,然後炫耀他的成果。
“不可以弄丟喔?”
“好。”
我們手牽著手一起逛著百貨公司,
然後yuri說他有點餓了;
她開玩笑地說要走去siam center,
那邊比較好吃的。
理所當然,我從來不會拒絕她的請求。
沿路我們一直聊天,然後抵達了路中間的書店。
yuri停下來好像對誰招手。
“是em跟pun?!”
不知道有多久了,我還沒偶爾碰到他們倆一起過。
我還不知道我們晚點回巧遇彼此。
“過去打聲招呼吧。”
yuri沒有等我回應就半推半就地拉我進去書店裡。
他完全不讓我有退讓的機會。
“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打擾他們。”
他還是沒理我。
“喔,怎麼那麼巧呀;
我看你衝出學校,果不其然是跟no有約了。”
em開著他朋友的玩笑而我站在一旁;
pun也靜靜地站在旁邊看著雜誌,
我也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
“等一下嘿。”
站我旁邊的yuri一把抓起我們兩個書包,
像炫耀似的展示給她朋友看。
“你看,是不是很可愛?
no剛剛買給我的。”
“好可愛喔!pun,我們也買一個好不好?”
你們女孩子是都喜歡趕流行喔。
em又看了一次那個我覺得很蠢的鑰匙圈,
馬上拉了正在看雜誌的pun的袖子。
這讓pun好奇回過頭來”蛤”了一聲。
銳利的眼光瞬間停在鑰匙圈上,接著他轉過去對em笑著說,
“喔,當然好。”
“買一對跟yuri還有no一樣的吧?”
“好呀。”
“喂,你們兩個學人精!
話說你們在看些什麼呀?”
yuri打斷了em跟pun的對談;
然後還沒等em反應就把她手上的雜誌封面翻過來看。
“呃?這是?新婚雜誌?!
你們高中都還沒畢業耶!”
聽到這句我馬上轉頭看了她們一眼。
pun假裝翻開另一本雜誌移開目光,這樣他就不會迎上我的目光。
(順帶一提他手上的是 一級方程式賽車雜誌。)
em暗暗發笑然後開口道,
“只是隨手翻翻而已;裡面衣服很美不是。”
“天呀,我還以為你們很急呢?
no,要不要在這裡待著看一下雜誌呢”
yuri提高音量問著然後忽然轉身嚇到我了。
“這樣好嗎…?”
“哈哈哈。”
em聽到我們對話後笑了出來,
yuri又鼓起臉頰了。
“你不要一直開我玩笑,no;
我不開心了喔。”
我哪有在開你玩笑?
我們也是不知不覺變成情侶的、不知不覺出來約會;
結婚倒是不可能會不知不覺得。
我是這樣想的,你們都懂。-_-”
yuri打了我的手臂兩次以示懲罰。
“別煩我了,我們去找點東西來吃吧。
那就明天見囉?”
我們交談後決定離開,
yuri揮手跟著還再看著雜誌的他們說再見,
我也揮揮手然後跟著yuri要離開。
EP7 05
可是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臂,不然我早就走出去了。
當我轉頭過去看到那十分熟悉的手臂時,我感到畏懼。
他的手慢慢伸下然後與我十指緊扣,
他在幹嘛呢?
我看著他的手,然後抬起頭看著他。
pun的女友並沒有注意到我們在幹嘛。
我不知道pun到底想跟我表達什麼意思。
——————–
hapter 15 without turning back 回不去了
回家後,現在腦袋完全一片空白;
一整天,我想了很多,
但現在呢?
每件事情都在煩著我,
就好像瞬間糾結成一團球狀的白霧飄在我腦海裡了。
我現在好像有點瀕臨緊張的界線,在這樣下去我就要發瘋了。
在床上滾來滾去,然後爬下去打電動,
試試看這樣能不能舒緩我的緊張;
不過看起來我完全沒有心情玩下去。
“去他的死pun。”
我咒罵著他雖然他不在旁邊,
我藉這樣讓自己開心點,
罵他看起來滿有用的。
“去他的死pun,混帳呀、白癡、爛貨;這花心大蘿蔔!
你這死牛郎!你-你-你!”
我還可以罵什麼呢?
我都完全惱怒了,一腳朝地板上的枕頭踢過去,看著他飛過去。
“操他的…”
我不知道還能罵他什麼了。
我又開始踱步,低聲在角落咕噥著;
然後,我忽然知道該怎麼做了。
磅!磅!磅!
“no,你要去哪,下樓小心點呀!”
“我去朋友家,馬上回來!”
我大聲跟我媽回話然後騎上機車就走了。
***
我又出現在這大宅邸了,
在Phumipat家前面,我停好車然後抬頭看向二樓。
pun房間燈還亮著,那表示他還在家。
不論如何,我來這要幹嘛呢?
我要跟他說些什麼?
我要如何處理我們現在的情況呢?
老實說我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們需要談談。
Phumipat家前面的街道現在是我在練習的地方,
我愚蠢地來回踱步,
我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進去他們家;
但是接著隨即一輛大車開過大門,
後座拉下的窗戶傳來聲音正呼喚著我的名字。
“no哥?”
“pan妹?”
“你來這裡找pun的嗎?”
這對話太尷尬了吧,
我忽然覺得我是一個完全在跟男友熱戀的gay。
不過他好像很喜歡我這樣。-_-”
“怎麼不進來呀?”
看吧?
我苦笑著。
pun的妹妹往前打開大門,
她也讓我把機車牽進去停在汽車旁邊。
“你怎麼那麼晚回家呢?”
當她下車時我還是很有禮貌的關心她一下,
可以看見她還正穿著校服呢。
嗯,我也是啦。
不過我可換上了拖鞋呢。
“上家教呀;pun在家不是嗎?
怎麼不直接上樓找他呢?”
他抬頭看了二樓pun的房間燈還亮著。
“no哥,你是不是跟pun哥吵架了?”
喔!他切到重點了,你也太神了吧?!
當我聽到他問這樣的問題時,我停了下來。
我該怎麼回答她呢?
“呃…沒有啦。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嘿。”
這回答有好一點嗎?-_-”
“你覺得呢,pan妹?”
“嗯,他自禮拜六從你家回來後,一直都很沮喪,又不怎麼吃飯。
no哥,不要生他的氣好嗎?
他有時候比較笨又很容易難過,但他真的很愛你。”
(聽她居然這樣談論他哥哥。)
不知道是誰在生誰的氣?
還有等等,pun愛我?
我臉上滿是好奇,
pun沒有等我回答又繼續說下去。
“pun哥自從你出現了以後都滿面春風,
當然,我看過很多女生為他瘋狂,
但他始終都沒有一個回來給我看過,
我可以說pun是非常愛你的,no哥。”
我回了個沮喪的笑容,我知道這些都是謊話。
pun是不會喜歡上像我這樣的人的,pan。
***
pan跟我分開後,我一個人正站在木門前。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該很正常的敲敲門然後開始開始劈頭對他大罵。
(我比較喜歡後者)
我想了很多,不過好像只能這樣做了。
我決定敲門,
不過不想讓他可以從門上的小孔看到我,
於是我躲在比較暗的那一邊;
不是我要給他驚喜,只是我怕看他到我就不願意開門了。
我站在一旁,然後門微開著。
“no?!”
太好了,有嚇到齁。
“你幹嘛搞的跟忍者一樣神神秘秘,怎麼了?”
我聽到他講這些話,瞬間覺得很火大。
是誰一直在躲我然後逼我躲躲藏藏的?
我皺眉看著他,他還穿著學校制服,
我想他也剛到家吧。
“吃晚餐了沒?”
他問著然後走向小冰箱,遞給我一罐可樂。
“喔,你好像已經跟yuri吃過了齁,我差點忘了。”
“你不也是跟em吃過,有酒嗎?我不要喝可樂。”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把酒遞給我。
我手拿啤酒然後靠在沙發上,
pun也拿著一罐啤酒走過來坐在我旁邊。
我們就這樣靜靜的坐著,
剩下只有pun還沒關著的cartoon network正在播。
倆人都不發一語,
我知道pun心思完全不在電視上,
而我也是,都不知道湯姆貓跟傑利鼠在演些什麼。
“嗯…”
我嘆了一大口氣,然後伸起頭攤在沙發上。
“怎麼了?”
pun終於說話了。
“幹嘛看這個,很弱智耶。”
“什麼?遙控拿去隨你轉台吧。”
他把搖控器放在我的腿上,
實際上我也不想在看電視了,
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起頭罷了。
我快速轉著台,然後停在第五十五臺。
“還敢說我,你現在還不是在看小熊維尼?”
“隨便啦,我只是想當跳跳虎。”
“跳跳虎?”
“嗯,他不是很酷?”
“但是他是弱智虎。”
我皺了下眉頭,他又開始了。
“都可以啦,天呀。”
看起來我們的對話也挺弱智的,
我看著跳跳虎跳進水池裡跟維尼一起玩耍著,
讓我想起下午的事了。
“你下午害我濕透了。”
這抱怨似乎讓pun笑了出來,
他看著我笑了一回。
“誰叫你要睡在那邊的,no?”
“沒人叫我這樣做…因為你…”
我眼睛還是看著電視說,
雖然我根本沒在看。
酒精催發後,
我發現好像比較好開口了。
“都你的錯…”
我又再說了一次。
“我怎麼了?”
“你整天對我不理不睬,
我不開心就翹課躲在校舍後面睡覺?
你可以不要這樣子對我說話嗎?
馬的你到底是怎麼了呀?”
對我而言,就好像他有禮貌的過頭了;
這讓我火冒三丈,我邊大吼邊把電視關掉。
“………”
我們沉寂了好一回兒,
只剩下不斷酒入喉的吞嚥聲;
我開始想要是我現在醉倒就好了。
“我…你知道我有多麼愛em嗎?”
pun忽然迸出這一句。
好像有上千支刀插進我的內心深處。
“我怎麼知道?那是你家的事。”
“不管em怎麼做,我總是會諒解她。
她發脾氣、想要甚麼東西或是強迫我做些不想做的事情。
我任何事情都會順從她…”
“……..”
“但是自從上周三以後,你走進來請我幫忙…然後到今晚…”
“…….”
“…對我來說卻什麼都變了了。”
我知道pun在繞圈子。
“你到底想說什麼?什麼叫做都變了;說清楚好嗎。”
我瞪著他,然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接著他沒有看著我繼續說下去。
“no,你他媽的可不可就讓我自己一個人靜靜地待一會兒?
我真的無法抑制的想去見你;
當我有了想親你的念頭讓我覺得自己很無恥。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開始有這種感覺的,
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想要的人是你才對,
每次你來照顧我的時候,
我總是想著應該是我是那個要照顧你的人才對;
我就是這麼渾球到無法對你坦白。
僅管我們獨處在一起,我也必須壓抑自己不要去碰你。
隨著時間流逝,你知道那只會越來越困難嗎?
我只是想和你保持一陣子距離,我現在才不會失控。”
pun一口氣說完,就好像他憋很久一樣
我還是坐在那裡,
他的每字每句深刻的進入我的腦海裡;
我承認完全沒預料到會這樣。
此外,我能說pun正閉上雙眼好像在思考所發生的事情,
他把手扶在額頭上。
我腦袋一片空,就好像有人把壓在我胸口的大石頭提了起來似的,
這很難解釋我現在的感覺;
不過好像還有些事情沒有解釋。
“為什麼你要壓抑自己不要碰我?”
pun擺擺手然後睜開眼睛。
“因為我們之間的友誼已經超過我的想像了,
因為你是男的,我也是。
因為你有yuri而我有em;
因為我知道我想要做的事情會讓你不想讓我繼續跟你當朋友下去,
馬的你能夠知道這些都告訴著我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我什麼都做錯了,
而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第一次看到像pun這樣的才人背倚著牆,
聲音邊說邊顫抖。
“我不想讓事情比現在更糟。”
這幾個字像最後的稻草一樣壓垮了我
pun的臉上充滿絕望。
這讓我知道他盡是如此脆弱,
就好像站在我前面的這個人不是大家所熟知的pun,
他不再像個模範一樣。
他還是pun,就是pun。
正在面臨這種感情的男孩,
他似乎不想要變成這樣。
我不禁看了他左邊扭曲卻依舊迷人的臉龐,
不知道什麼讓我鼓起勇氣抓起他的手,
希望這樣能夠多給他一些力量。
“如果我們忽略所有的原因,不去思考我們應該要怎麼樣,
或是你認為所為的正確的事…”
我試著從那雙滿是困惑的雙眼中找出那種真切的感覺。
“…你想要的是什麼?”
EP8 09
pun此刻驚訝的注視著我,
然後靠過來把我抱進懷裡。
他的臉跟其他清晰的輪廓正越靠越近,
那一天的感覺又回來了。
他橘色的雙唇正緊貼著我的,然後小聲的說道。
“我想要你,no。”
EP8 10
如果我們可以讓這一刻一直暫停,
而不用擔心未來會面對怎樣的,
這可能嗎?
EP8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