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所困小說 chapter 1-5

084568
英版原文出處:
http://blparadise.tumblr.com/post/93432765366/love-sick-the-series-novel
我知道已經很多人看過小說了,
但是呢基於自己的慾望,
看不懂泰文的英語渣只好找別人的英文翻譯來自己寫了!
霸特,
不是很多人寫過嗎?
可是我發現裡面很多用語我不是很懂,
本來只想寫給自己做紀念的,
想了很久還是順勢PO出來吧,
都是從我這腐男子的視角出發呦(完全沒有吸引力…)
anyway我只是喜歡邊看邊傻笑邊難過邊翻譯= =
應該第一季的翻譯會在第二季播出前翻完吧(被毆)
另外請忍耐我的不定期(!?)更新
作者:事竟成
————————-
第一章 begin 全部的開端
“no,他馬的發生什麼事!為何我們的社團經費只剩下這麼一咪咪!”
就在我幾秒前剛踏入社團教室那一瞬間,ohm爆炸般的大吼迎面而來,然後接著有問題的文件就出現在我眼前。-
我皺著眉頭仔細閱讀著所有的細節時,ohm也硬擠到我的臉旁;
我發誓起這個數字我記得很清楚更甚於我的女神Aum Patcharapa的生日,我確實要求了25000泰銖,用來做為我們維修舊鼓的費用。-
那可是為什麼裡面只剩5000呢?另外那20000到底為何不翼而飛?!
“shit…鼓的帳單很快就會下來,我們那時就要去街頭乞討了嗎?!”
ohm依舊堅持的大吼著;
同時,其他夥伴也沉重地坐了進來,所以我這個社長應該要做些什麼呢?-
“我馬上回來。”-
當我跑向社團辦公大樓時,黑皮鞋的聲音在迴繞著整棟大樓,我害怕因為時間晚了而關門,
我腦海好像攪成了一片,我真的不明白這怎麼發生的,還是在我當社長的時後搞砸了。
天殺的,我到底何時犯錯的?
我很確定我有照我們所需要的金額做出預算呀,我也很確定有優先算到買新鼓的事情上,
那為什麼我們的預算表變成這樣!
太好了!學生會還沒關門!
我此刻只希望我能碰到某人有能力幫我處理這件事情。-
“我是音樂社的代表,我來這裡是要確定我們的預算,我想你們好像弄錯預算了!”
起先,好像裡面沒有半個人,但是很快我就發現有個男孩站在中間那。-
Pun Phumipat,二年級的學生會秘書,而且我們同年(但不是很熟)。
這樣更好!我想他能夠幫我!
“pun,你可以幫我看看我們的預算嗎?拜託拜偷拜托~~~~有20000不見了,我要發瘋了!”
我決定利用我們的(有點遠)交情,這似乎好像嚇了他一跳,
但是他隨後便走去拿了些資料夾,仔細檢察著報表。-
“等等喔,no。”
要等多久都可以,我心裡這樣想!
我坐在那邊看著pun翻著文件,極度希望他告訴我說:
“喔是的,我們搞錯了”、”是其他的錢下周馬就會來”或是類似的。
我衷心希望是學生會搞錯了,但基本上他們很少犯錯(特別是有pun會幫他們檢查所有的工作)。
此外之前他們不曾給過額外的預算。-
“並沒錯,no你看這裡寫的。”
pun說了我最不想聽到的,並把資料夾傳給我看;
儘管字體很小,但5000這個數字卻明明白白的映在我的眼上。-
“怎麼可能!”
我往後退了幾步。-
“你沒有出席上次的預算會議對吧?那你們是派誰來的?”
pun的話讓我開始回想,我記得我那天不在曼谷;
社團預算會議跟學校活動在同一學年,我外婆生了重病,所以我們全家都回去Petchburi,
因此代替我參加會議的是….-
馬的,是ngoi!-
實際上他的名字是ngaw,但我總是叫他ngoi。(兩個名字都很糟)
他是我們社團的,被隨機選到去參加,因為沒有人要去。
這個會議至少花了12個小時,並沒有提到我們拿了多少,
但是這個ngoi到底在做什麼?!-
“我那時在場,文化社社長p’aun一直在刪你們預算,因為他們也要被刪減;
ngoi怕到不敢說什麼只靜靜坐著,最後你們就只剩5000銖,我還以為你們會知道這件事情呢。”-
“我現在知道了,但我現在能做些什麼呢?”
我開始大吼因為我已經無能為力,目前我能做的事情只有大吼!-
pun把資料夾丟在桌上並好像想說些什麼…-
“我有個辦法…”-
“告訴我,pun!馬上告訴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機會來了,我怎麼可能放棄這個機會呢?
我看著這個沒有那麼熟的朋友並等著他的回應,我並沒有領會到他給了我一個古怪的眼神。-
如果我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收回剛剛那些話。-
“no,做我男朋友吧!”
ep1
————————-
第二章 don’t you 你不要嗎
“hey,no;所以怎樣了?”
一如往常ohm是我踏入社團教室第一個遇見的人;我前腳才剛踏進去他馬上就丟出這個話題。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我都要發病了。
該死的pun到底要表達什麼意思;
其實我認識他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沒有很熟),但我不知道他是這樣的怪咖。
我才不是什麼該死的gay呢!
這也是為什麼五分鐘前我對著她大吼,然後頭也不回氣沖沖的離開學生會!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甚至不敢相信pun會說出這些話,他根本就是完美的化身;
無論長相、家世、談吐、成績、交友,更別說他還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友了。-
哪泥?貌美如花的女友?
是的,他的確是有個女友,不是嗎?她還是修道院裡面的搶手貨。
此外,我也已經認識pun很久了
(儘管我們沒有那麼的熟,關係大概就是pun和我同班同學rod有個叫nant的共同好友,複雜嗎?反正大概就是那樣)
當我們互相遇到對方時,我有時候會給他個大大的微笑;
或是剛好在福利社排在他後面的時候,會叫他幫我一起多買一份;
有時候我們舉辦音樂會的時候,也會請他賣些票。-
我從來不知道,我在他的眼中是這樣的。
btw,要是問我學校內誰是gay的話,pun一定是我最後想到的那一個!
還是我聽錯了?
天氣開始變冷,可能是因為十一月(冬天)來了。
我還是要待在房間裡打電動嗎?
但是似乎有一種想法驅使著我騎上機車駛往我家附近的大宅邸;
兩年前我曾來過這裡,
這棟豪宅的大兒子在他十五歲的時候曾舉辦個生日派對;
老實說我跟他沒有很熟,但是畢竟我們同年又住得很近。
剛好我的一位朋友和他很熟,便求我一起和他參加這個派對-
我從來沒想過我還會回來這裡,還是獨自一人,
而且是為了一個荒謬至極的理由!
我把機車停在大門前然後前後踱步,
門鈴就在我眼前,但我卻沒有勇氣按下去呀呀呀…-
靠北,為什麼我要來這!
天殺的pun,要是他不把這句話收回,我一定朝他揍過去了!

在我對自己大叫前,我看見一個高大的陰影橫跨過花園,
完全的吸引我的注意力了。-
這是唯一一個這個宅邸的年輕人。-
“pun~~~~”
我試著呼喊他的名字,雖然不想太大聲張揚,但還好這已經引起他的注意了。
但這也表示他知道我站在這裡了。-
似乎我的努力有了回報,那帥渾球轉身過來並驚訝的看著我。
(當然,他應該完全沒想到我此時會在這裡出現。)
他走出樹蔭,我才發現原來他正在熱線中。
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他跟某人的親熱了-.-||||
但是他貌似沒有很在意的樣子,他仍看起來一臉驚訝;
我可以看到他馬上掛了電話。-
“嘿,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他從大門旁邊的小門走出來,但我卻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呃…” 我該說嗎?
“嗯…我…” 現在要說些什麼呢?
“我…”-
“你是為了早上的事情而來的嗎?”
萬歲!是的感謝你把這個話題丟出來。
“是的,那個…”
我手指著他的臉並說道
“我想我們需要談談;早上我去學生會時看到你在那裡,於是我問了你社團經費刪減的事情,然後你告訴我那是因為ngoi在預算審議會像被待宰的羔羊的關係,所以我…”-
“我知道怎麼了,no。”
他打斷我貌似對後面接下來的話題興趣缺缺。
whatever!我是知道他記得,但是後面的事情要怎麼說呢?
“well,很高興你還記得,所以你一定還記得你說過要幫我們的事囉!
但是你要我答應你的事情,我好像是聽錯了,聽到你說要當你男朋友;
我罵了你之後轉頭就走,很抱歉,可能是我耳朵長包皮了!”-
“你沒聽錯,no。”-
10590624_814319765266883_658287675545864387_n
“啊哈!我就知道;所以我來找你在確認一次…蛤?什麼?”
你剛剛說了什麼?我想我沒聽清楚,我大概需要去挖耳屎了我想。”-
“我說你沒聽錯,那所以你現在是要來找我約會嗎?”-
天殺的pun,所以你真的是!!!
接著我走過他家裡的所有地方,他難道要對我做些什麼嗎?
當這個想法出現在我腦海裡時,我忽然感到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認真覺得我那時一定滿臉蒼白貌。-
我轉過頭去看他帥氣的臉龐並緩緩的給了他一個微笑,滿是暗示的意味。
雖然我並不想知道他接下來要和我說什麼,但我很確定我該離開了!-
“嘿,no,聽我說。”他不想讓我離開的樣子T^T
我幾乎要踏上了我的機車時他緊緊抓著我的手臂T^T
我當下馬上轉身面對他,因為我覺得此時背對著他不是個明智之舉;
我閉上眼睛急忙的擺手,懇求他讓我離開;
我現在確實很可憐,可憐到….-
“我不是你想的那樣,請不要喜歡我;
我很抱歉,但我不能跟你約會!”
此刻我求著他;如果可以,我幾乎都要下跪了!
我只求他讓我走,拜託!
我實在不想今天面對這種事情T^T
“嘿,讓我先把話說完呀,no;我不是你想的那樣。”
pun劇烈搖著我的身體,我終於受不了把緊閉的雙眼打開了一隻並凝視著他-
呃,所以是我誤解了?
“進來,我會跟你解釋的。”
接著他把我拖進他家,我還離不離的開這裡嗎
————————-
第三章 deal 成交
pun為了把我拖進他家可費了不少力氣呢!
(我發誓我已經盡力抵抗,但實際上是徒勞無功,
畢竟他的力氣比我想像中的大!)
最後,我不安的小屁股現正坐在他家大宅花園的一顆樹下。-
pun正注視著我,
看我的眼神好像大概有一百八十萬件事情要告訴我,但卻不知道從何說起一樣。-
實際上我個人也不是很確定是否要聽他的解釋啦-_-
“no!”他最後叫了我的名字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還從椅子上跳起;
所以現在我該做些什麼呢?
該跑?該挖個地洞鑽下去?報警?還是發送蝙蝠信號燈求救呢?T_T
“no,仔細聽我說。”我不要理你呀!-
pun又注視著我,他清楚知道我的不安和焦慮,然後嘆了一口氣。
“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有女朋友了!女友,你知道的那一位,是em。”
這花花公子到底是想逼死誰,為什麼他的說詞如此反反覆覆。
anyway,他現在所說得讓我感覺好多了。-
很自然的我點頭卻沒有回應他,
事實上我知道em是pun的女友,他和我們是同年級,但不同校。
(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我們學校是男校呀呀呀!)
em很美,甚至沒化妝還更漂亮,她的穿著跟其他的富家女一樣時尚;
基本上,她當做你的女友是絕對不會讓你丟臉的;
特別是她來我們學校時,每個男的根本就死瞪著她並流著口水呢!-
每個人都認為em跟pun是天作之合,
事實上我也是那麼認為的,他們確實很相配。
因此我更無法克制疑惑,當他說出接下來的話。-
“但…我還是要跟你約會,no。”-
該死的我怎麼又聽到這一句了。-
“好,pun,我仍堅持我之前講的,
我認為我該走了,我在也不想聽到你說的這句話了!”-
我迅速起身準備離開,我沒在開玩笑,更何況我不知道他到底在盤算什麼,
為什麼他還坐在那邊說服我他不是gay?甚至拿出em來澄清,
但是他之前說的和他現在所說的卻完全把我搞混了!-
“我家人強迫我要去和某人相親,但我完全不能違抗我父母的意思;
但這件事只有一個人能夠幫我的忙,就是我的妹妹;
而且他告訴我,要是我交個男友他就幫我!”-
蛤?什麼O_o?
他說得很快,所以我勉強只抓到個要點,我需要更專注。-
“那是什麼意思?”
我清楚而緩慢的說。-
“我說我家人強迫我去相親。”
pun在繼續說之前嘆了一大口氣;此刻我走回去坐他在身旁,
就像之前一樣。
“還好嗎?”-
“我無法違抗我的父母,你也知道他們有多嚴厲,no。”
他說的對,我還記得兩年前的那場生日派對,
我必須小心翼翼並克制自己不要爆任何粗口,連屁都不能放呢。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放屁,那其他人會不知道嗎?
我是這麼覺得。)
但是我很肯定,要是我講任何粗話,一定馬上被踢出這豪宅。
派對結束後,我走向ohm然後抱怨了整整三個多小時,
我想他耳朵都要聾了。-
“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總是讓我的妹妹pan做他想做的事情。”
pun就繼續說下去,完全的轉移了我那一整車的注意力;
你到底要說什麼,好,pan是你妹,但我不是很記得他。
pan妹是如此恐怖的嗎?和我印象中的他相去甚遠。
所以,pun告訴我這個就是因為連他父母都要讓pan三分的關係嗎?
雖然我一點都不驚訝。-
“所以假如她幫我勸我爸媽,那我就可以不用去相親了。但是…”
我眉頭一皺,但是?什麼但是;
在我們泰語課上,ajarn pin老師曾經說過只要是接在但是兩個字後面的永遠都是重點!
因此學生總是要專注在接下來的話語。
但是我現在不想注意聽他接下來要說的-_-
我講的明白又清楚了吧!-
“我能不要聽嗎?”-
“不,no,讓我說完。”
他是如此堅持。-
所以當我等著他接續剛才的話題時,我給了他一個疲憊的眼神;
然而就如我預料的一樣,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難道我要失去我的童貞給pun了嗎?T_T
“嗯,pan就是那種女孩,no。
她愛讀那些bl的小說,我不知道她是怎麼陷入那個腐女的世界的;
她房裡堆滿了買了一卡車那麼多的bl本。”
這對話讓我越來越害怕。-
“所以她才說,要是我有男友的話,她會考慮幫我的。
而且要是我男友很可愛的話,她會更賣力的!”
我操!有人能跟我說我離上次眨眼已經過了多久嗎?
我開始在心裡祈禱,求我能夠在接下來的兩、三分鐘暫時失聰,
我保證我願意在皇家田廣場倒三個月垃圾做為回報。
但是沒有人要理我呀!-
“而且,你很可愛。”
這是我接下來聽到的話。-
嗯,該死的,我這時卻覺得我不應該生的那麼嬌小。
(事實上我不並是很矮,也不是pun特別高;但總而言之我就是比pun矮。)
我氣我居然生在一個華裔的家庭,
讓我長的脣紅齒白的、皮膚吹彈可破;
朋友都愛取笑我太可愛,雖然我不是很在意。
不過直到今天我才發現,這些正式的讓我墮入無底深淵呀呀呀!

似乎他也可以讀出我現在的心思了。-
“嗷,no,我很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但是…我不可能找個像shane那樣的告訴pan他是我男友吧?”
他確實知道他是哪一種型的;
以shane為例子,他是我們學校最厲害的運動員;
你甚至可以猜出他巨大的身形。
“為什麼不去問問天使幫那群人呢?”
我自顧自的提出這個看法,
那是一團你待在他們身旁就會尷尬的人妖團。
如果是pun要他們幫忙,他們應該爭得你死我活吧。
“pan不喜歡那種路線的,no。他喜歡的是gay不是人妖。”
所以我是gay,怪我囉?
我真得很想對著他的臉大罵!-
“還有oak、dul、vit呀。這些都一眼弟樣;
他們都還比我還小隻呢!為什麼不找他們呢?”
我試著改變他的心意,好像這搓到了pun的理智邊緣,接著他又嘆了一口氣。-
“他們都是直男,就像你我一樣;所以他們不可能答應的。”-
“那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跟我都需要對方的幫忙呀。”
我呆了半响,這是我被威脅的意思嗎?-
我幾乎忘了我需要pun的幫忙,
基本我現在把他視為一疊鈔票(價值20000泰銖)一樣。
“可以嗎?我們不需要一直假裝,只需要在pan的面前裝一下就好了。
你一定可以拿回你那些社團的經費。”
淦,你以為我願意平白無故的為了20000銖就要當pun名義上的老婆嗎?!-
我撇了一眼他的笑臉當我想通的時候,
但是我接著卻沒有機會了。-
“pun,這是誰呀?”-
EP2 01
————————-
第四章 !?
“pun,這是誰呀?”-
這聲音把我從地獄深淵驚起;
是得我認得她,我確實知道這個有著純真外表卻帶著詭祕眼光的女孩正疑惑站在pun的前面。-
“她就在那,傳說中的pan妹!”-
好像現在發送蝙蝠信號求救已經太遲了?!-
我猶如鬼魅般地震驚注視著那個可愛的小妹妹站在那裡。
(老實說,像鬼一樣還是很適合我現在的處境的說。)
此時,pun馬上hold全場。(我猜的啦?)
他簡單地深呼吸並轉過去對他妹妹微笑。-
嘿,哥們。我此刻卻高興不起來,有的只是恐懼…-
“別告訴我你現在要上床睡覺?”
當我聽到pun對他妹妹是多麼彬彬有禮時我眨了眨眼;
無疑的好像他都會對這個宅邸裡面的女孩這麼有禮,
當我眨眼時這些想法充斥在我腦海裡,
接著他親拍他妹妹的頭,他真是個好哥哥;
不知道為何,這個景色讓我不再那麼緊繃。-
“我睡不著所以下來看看爸爸是不是在家,但是我就看到了你。”
這小麻煩邊回答邊看著我。
啊哈,我看起來很眼熟是嗎
(離我最近一次看到pan是在足球賽上,
pan走過來找pun,他那時正忙著支援;
另一方面,我正跟著樂團在忙,我是親自把pun待去給pan的。)-
我秀出一個又大又友善的笑容,露了三十二顆牙齒呢(或許我該刷牙了),
我看見pun轉向我也對著我笑,瞬間我又感到毛骨悚然。-
“喔…是一個朋友,過來吧。”
他轉回去面對pan。
為什麼他特別強調在”朋友”兩個字呢(還拉了長音)。-
“朋友?”
我看見她頑皮的眼神,
我覺得事情開始不對勁,這兩兄妹現在到底在打什麼主義呀?!
“實際上…”
pun轉頭過去看pan並開始說,但他同時還瞄了我一眼;
但他對我投注給他恐慌的眼神並沒有放在心上。-
“你說過你想要看no的呀,所以我帶他來給你看。”
什麼鬼?!
你竟敢在說這些的時候踢我的小腿,害我吃了一驚。
渾球!你下次最好給我小心點
!-
“我想要見no?”-
“你不是告訴我想要看看我的男朋友嗎?”-
我什麼時候答應了?!-
我是失憶了又或者是你現在在這該死的場合馬上給我解釋清楚呀?!-
我爬起並打了他的頭一下,
但他卻拉著我的手並親切的握著在我沒有反應之前。-
我的生活究竟會變成怎樣呀….?-
最後我被拖進phumipat他們家。
(我也是奮力抵抗著。)
這兩兄妹一樣讓人火大,
當pan知道我要當他大嫂時(我都要起肖了),
她堅持要她哥替我倒杯水(她可以不要這樣做嗎?);
而pun非常贊同她的妹妹,
因為他說待在外面的話有很多蚊子。
(如果你想讓我回家會更好!)-
理所當然,我總是爭不贏其他人;
我也只好逆來順受 (原文:your mouth is drowning so the water spinach is drifting.)
所以我現在坐在他們客廳的沙發上,
此時pan正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而pun則是非常的靠近我,
好像我正坐在他大腿上一樣。-
“你為什麼要靠那麼近,很熱!”
我小聲的對pun說,
此時pan正在看英文影集所以她聽不到。
這渾球居然給了我一個嘲弄的眼神。-
“你會熱喔,我要把空調溫度調低嗎?”-
“不,你走開就好!”
為什麼他不把事情想得簡單一點呢?-_-
相對的,他給我了狡詐的笑容。
“我怎麼能這樣做呢,我們必須互相說服對方呀,no。”
該死的他所謂的說服,他只是想要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而已。-
“你他媽的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滾!”
我對他越來越粗俗,
我決定不要為了那筆經費而趕快腳底抹油走人。
他聽著並好像會讓我隨時走人的樣子。-
我大大的嘆了口氣,接著pun終於挪開他的身軀。
(雖然他還是坐在我的旁邊。)
這並沒有讓我放心太久,
因為他馬上靠著我並把手搭上我的肩。-
你是認真的嗎?-
我注意到pan此刻正凝視著我們,
他雙眼眨呀眨的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一樣,
就像充滿了我無法解釋的幸福與溫暖感般。
但是隨便啦,
我現在只覺得滿身雞皮疙瘩。-
請妳看著電視就好,pan!T____T
“no,你今晚要怎麼回家?有點晚了說。”
pan妹問著。
但這只是個問句嗎?
不不不,聽起來很糟,
我必須馬上把話題帶到安全的地方

我查看了一下手錶,
已經相當的晚了;
看來是時後逃開這十八層地獄了!-
“我騎車來的,我想我應該要走了;
再見囉,pun。”
我轉身對那個大麻煩揮揮手,
他也正站起來要替我送行。
然而,看起來小麻煩不想讓我走的那麼容易呢!-
“你怎麼可以讓no這麼晚一個人回家呢,pun哥?!
要是他再回家的路上遇到麻煩要怎麼辦?!
誰要對他負責呀?!”
法克勒,我已經十七歲了,
我能夠照顧自己的呀,pan
!-
“呃…”-
“no,留在這裡過夜好嗎?求求你?
你可以跟pun哥一起滾床單阿不是啦一起睡才對。[小編私心os]
你不要走,今天太晚太危險了。”
我應該對這隻拉著我手臂的小貓咪做些什麼呢?-_-”
如果可以,我真想踢她然後看她彈走。-
她那小嘴持續說著,完全沒有要停的意思。
“pun哥,你可不能跟我說你要讓你交了個小男友,我就得幫你跟爸爸求情喔。
要是你不好好照顧no哥的話,我也沒有要幫你的意思呦。”
EP2 02
馬的!該死的!
我的臉上大概浮出個500號字體的驚嘆號吧,
我都要倒地不起了。
“呃,no。你應該留在這裡過夜,
要是你現在回家的話,嘿嘿…
那可真的是有夠危險的,嘿…”
瞧你嘿嘿笑的模樣,
他心理一定死命在嘲笑我;
他馬的臭pun,
你要是不想要救我,也不要把我推入火坑呀。
呃,我現在應該罵他什麼髒話才好呢?!
“那我怎麼半?明天還有課,但我又沒有帶制服。”
“你可以穿pun哥的制服呀,no哥。”
“不行啦,學號不一樣呀。”
門都沒有,
現在知道這場辯論誰會贏了吧。
“沒關係的,borther主任很少檢查這個,
要是他問起來的話,你也可以說你昨天在我家過夜,
所以身上才穿著我的制服呀。”
你真是會幫倒忙呀,pun!
去你的哩,你這舉動我好感動哦!
天呀,我都感動到痛哭流涕了

“你們兩個快上樓洗澡吧;
我晚點會跟爸爸說這件事情的,pun哥。”
pan邊說邊推著我們,
強迫我們離開客廳,然後前往蜜月套房(??)。
當她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
pun還眼睛發亮;
但另一方面,
我則是非常低落,對發生的這一整件事情。
她到底在暗示什麼?
我還要困在這裡多久呀呀呀?!
“你不用擔心社團預算的問題,
我也會幫理處理好的。”
pun小聲說道,
我差點都忘了有這回事呢。
可是,老實說這值得嗎?!
————————-
第五章 let it flow 就隨他去吧
我一臉憔悴出現在學校了。
嗯,不要想太多。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好嗎。
嚴格來說,昨晚我幾乎睡不著-_-
但我發誓昨晚什麼怪事都沒有發生ok!我發誓!
well,pun睡在我旁邊,我要怎樣才能睡得著呀?!
雖然我們知道對方,但就像我之前提的,我們並不是很親。
(事實上,我們一點都不熟,我們僅僅只是點頭之交罷了)
因此,怎麼會有人希望我與他睡同一張床呢?還是在他家?
我最近一次來這裡是2年多前在花園。
正因為這樣,突然地提升我們的友好度,
我要怎樣度過只有我們兩人獨處的夜晚呢?
這近度太超前了啊,
而且,一天之內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呀。
但老實說,在那裡過夜還滿安全的啦,
我不是很擔心。
我洗完澡換上睡衣後
(我一般穿吊嘎睡覺。
但為了安全起見,我覺得應該多穿幾件褲子)。
我們還閒聊了一會兒。
起先,他問我是否要玩他那高級的Xbox 360,
但似乎沒那個心情去玩。
最後,pun關掉燈,我們上床睡覺。
他家很有錢,床也超大,
甚至可以在上面滾來滾去。
老實說,三到四人都可以睡得很好。
不過我還是想不透為什麼我今晚會在這裡過夜。
出乎意料地,pan開門進來了。
pun抓住我。
(他本來睡在床的另一邊,我們還放了一個枕頭把我們隔開)。
就在我快要入睡時,他抱住了我。
他抱住我了了了了!他真的這麼做了!該死的!
EP2 03
我盡力去掙脫他的環抱,但是我無法。
這個混蛋太強壯了!
他雖然看起來頗瘦,但可不能小看他的力氣。
此外,他還佔據地利優勢(pun上no下)。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懷裡拼命掙扎著。
“馬上就好”
他小聲地對我說著,我只好冷靜下來任他擁著。
然後他接著假裝剛醒來,抬頭看著面無表情而站在那裡的小妹妹。
她看到她哥哥在床上抱著他的男朋友睡著想必令他十分受驚。
(不過看仔細哦!我可是盡力掙扎著的!)
“pan,你拿什麼過來了?”
這兩兄妹能趕快結束對話然後走人嗎?!
“我…拿了毯子來…我怕no哥會受寒…”
她看起來驚魂未定似的,
不過臉上卻隱隱約約伴隨著愉快的氣息。
哦,不,pan!絕對不是妳想的那樣好嗎?
“沒關係,pan。”
pun說著;我卻能感覺到,他正緊緊抱著我。
我只好裝死,一點都不想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no哥不會冷著。”
不用睜開眼睛都能想像到pun現在的嘴臉,
我也能想像pan現在會有什麼樣的神情。
到底是為什麼這兩兄妹這麼努力不停地製造麻煩啊?!
“對哦,我忘了。
嘿嘿,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幫你們把門鎖上。”
關門聲
然後那晚我們分開睡,
沒人用那張毯子(公平起見,因為只有一張而已)。
Pun把空調開到25度,所以並不會太冷。
但不管怎樣,我都無法睡著了。
***
回到現在,
我一推開教室的門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
搞什麼呀,是沒見過大明星林柏光(dome pakorn lam)嗎?
“幹嘛?是在看尛呀?”
我邊問邊把我的(pun的)書包丟在書桌上,
我儘量避開他們的眼神,
只是不想他們起疑心。
(不過我忘了這樣做只會讓我看起來更可疑罷了)。
“你穿的是誰的校服?”
馬的,keng怎麼發現的?
他的眼睛就像他名字一樣銳利。

“你說甚麼?”
no才不會那麼輕易認輸哩!
我不在乎對錯,我只是在反駁他。
雖然我不敢直視他的目光,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吃我這一套。
“你幹嘛裝傻?
這很明顯不是你的制服呀,學號也不對。
衣服也太大件了,除非你昨晚縮小了。”
他媽的怎麼那麼敏銳呀他!
“而且這也不是你的書包呀。
你的書包上有張貼紙,而這個沒有。”
他連這小細節都知道!
“那所以…你昨晚到底去哪裡了?
昨晚我等著要跟你玩dota的耶,可你根本沒上線。”
既然在早上看到我前,你們都知道了,
那你這混帳為什麼一開始還要一直勾勾纏(臺)呢?

我嘆了一口氣,很疲憊地看著keng,
他想要從我口中說實話,ohm也跟著他點點頭。
“是沒錯,我昨天晚上沒有回家。”
“哇哇哇!昨晚你跟哪個妹子睡啦?”
操你妹的ohm,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呀。
要是我跟女生在一起,我還會看上去像這樣哦? !

“你他媽的在說什麼鬼話呀?
我昨天整晚是和一班的pun在一起。”
聽到這番話,為ohm突然從椅子上站起。
keng走過來拉拉我的手臂,拍拍我的背,
好像在檢查我的狀況。
“所以,你終於為了男人失去了貞操。
我懂得!感覺如何?第一次疼嗎?我聽說pun的很大。”
當一切一團亂的時候他還真他媽的腦筋轉得很快呀。
不過話說pun的真的很大嗎?
等等,哦不我在想些什麼呀!

“給我滾開!我只是要跟他談談。不過弄到太晚了,
所以只好在那過夜而已,就這樣而已!”
Om終於坐回我旁邊。
我受夠了這混蛋。
“你什麼時候跟pun走得那麼近?我以為你們兩個不熟耶。”
“都是蠢蛋ngoi的錯,他害我必須與pun裝熟。
哦,對了。我會想辦法去拿回那20000銖的預算。”
“別告訴我你賣屁股給pun了 !”
閉嘴呀你!!!!!!!
雖然手有點痛,但終於讓ohm住嘴了!
“哇!你在做什麼?!”
他還是死命要繼續說道。
“你再一直胡說八道呀,再講垃圾話呀,一直講到多到你都快喘不過氣了。
你怎麼這麼智障啊?”
我一個勁地生氣罵著他然後看了手錶,
靠,還有很久才會上課。
真不知道我還要聽這些蠢貨講多久?!
…If when time passes by, for so very long, will you have forgotten about me by then?
手機響了,是cocktail演唱的do you miss me。
這鈴聲ohm已經用了3個月(我都聽的快煩死了)。
但它可以助我結束這場鬧戲。
唉。這讓我覺得好多了,不需要再聽他們在那邊給我鬼扯。
我嘲弄得對他笑著;
拿出作業看看是不是都完成了。
不過當我抬起頭一看,他卻回了一個嘲弄的笑容給我。
“你媽打來的。”
三小?我媽?
我好奇地看著手機螢幕然後皺了眉。
我睜開眼說道“跟她說我不在這裡。”
“什麼?她是你的女朋友耶。
為什麼你看上去一副不想接的樣子?
Yuri惹你不高興了嗎?”
嗯,我不喜歡她那樣的女孩,所以我該做些什麼呢?!
而且我不是很擅長與女孩相處,
尤其是像她那樣主動追著我轉的女孩子。

我沒有回答ohm,
不過他聳聳肩,好像並不是真的很在乎我的答案。
我回拍著他的肩膀示意。
他沒理我就好像他已經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了。
“嗯?no嗎?他不在這裡,我沒看見到他的說。”
好!非常好!
“哦…哈哈哈。妳真聰明,掛囉。”
嗯?什麼?!
“你媽知道我們在搞什麼鬼了。”
他用手壓住手機然後小聲對著我說。
我才沒那個心情去聽哩,
不過我不明白,這個女孩怎麼會知道呢?
最後,我長歎一聲,接過電話過來。
“嗯?有什麼事嗎?”
“為什麼我一直聯絡不到你啊,no?”
我可以聽到在她愉悅的語調還夾雜著背景的聊天聲。
我想她應該還在學校,我苦笑了一下。
“手機沒電了。”
“昨晚為什麼沒上線呢?”
“我在朋友那裡過夜的。怎麼了嗎,yuri?”
她可以講重點好嗎?!
“哦,呵呵呵”
她的笑聲好假,讓我開始冒冷汗,
雖然教室的空調已經調到底了。
“晚點一起吃飯如何?”
我就知道!
“社團有會要開,會很晚。”
“沒關係,我不急;那在暹羅中心見囉。
Baanying餐廳,一樣在二樓的老位置。”
她總是自個就替我下決定了,這就是yuri的作風。
不過很不幸,我也是不是那種會拒絕別人的人呀。
特別是對yuri,又更難去說「不」了。
(說到這個,我好像也不知道如何拒絕pun的樣子,不是嗎?)
“我可能會很晚哦。”
我已經盡力了-_-“
“沒關係,我沒有很急,到時候見囉。”
她很開心地掛了電話。
平心而論,yuri是個好女孩。
她不愛挑三揀四,脾氣很好,也不像其他女孩任意而為。
她只是喜歡自作主張而已。
現在,我是她名義上的“男朋友”,
雖然我不記得我有同意這件事情。
不過當我意識到的時候,
我已經是她的“男朋友”了。
但無論如何,我沒什麼損失。
Yuri很可愛,她爸爸是日本人,所以她具有一半的日本血統。
皮膚白皙,而且眼睛又大又亮(嗯…還有虎牙呢)。
她很健談,講很久都不會累。
有時候我覺得她太活潑了,但同時也會這樣覺得挺麻煩,哈哈。
我應該去見見她,畢竟我們有一星期沒見彼此了。
我可不希望人家說我對女朋友不好啊。

5 Replies to “為愛所困小說 chapter 1-5”

  1. 英文版小說網址好像有點問題
    版主回覆:(05/23/2015 06:18:18 AM)
    應該是網頁出問題,要等部落格主人看怎麼了?
    因為我從GOOGLE也是連不進去…

  2. 真的很可惜,因為中文有一些太激情,看英文版的感覺會比較冷靜,而且是不是英文版比較貼近原著(?),所以蠻喜歡中英對照的說
    版主回覆:(05/27/2015 02:05:42 PM)
    就其實翻譯難免出現這種問題,有時候我也會偷偷腦補…

  3. 想看英版但是網路進不去 (T_T)
    感覺英文版在上課的時候看比較好消磨時間 中版一下子就看完了(*_*)
    版主回覆:(06/01/2015 08:53:54 AM)
    有更新替代版在置頂那篇。

  4. 感謝你的翻譯,再怎麼看還是台灣用語順多了,之前看中國翻譯的版本好累,總覺得無法融入中國用語的語境裡,讀起來卡卡的。
    總之,謝啦!^^

  5. 謝謝你的翻譯!
    請問是不是沒有翻中文版的書籍?
    版主回覆:(11/08/2016 11:53:25 AM)
    目前沒有

發佈留言